煙雨紅塵 > 玄幻小說 > 迷蹤諜影 > 第七百八十八章 看城門的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孟紹原被撤職,從軍統行動科科長、上海特別辦公室主任變成了一個門的消息迅速傳遍了軍統上上下下。

    這太讓人震撼了。

    怎么可能?

    孫良群!

    這個人真的把不可一世的孟紹原給扳倒了?

    他真的把不可能做到的事給做到了?

    帶著老婆在武漢轉悠了一圈,剛剛回到藏韻苑的孟紹原,一接到這個消息也懵了。

    不是吧?

    戴笠真的那么絕情?

    “紹原!”祝燕妮可是真的急了“戴處長怎么一點情面都不講啊?你現在就去求他。這不公平啊。”

    “真要不做,就不做了吧。”蔡雪菲反而得開些“反正咱們也算是吃喝不愁,干脆不做了,好好的過幾天舒心日子。”

    “急什么?”在那琢磨了一會,孟紹原似乎在那自言自語“真要追究我的過錯,這二十萬就要我吐出來。這藏韻苑,咱們可也要被轟出來的。對了,有正式文件嗎?”

    “沒有。”甘寧倒顯得沉穩許多“是毛秘打電話來通知的。”

    “這樣啊。”孟紹原“哦”了一聲“雪菲,幫我準備一下。我立刻就去報道。”

    “去哪報道?”

    “守城門去啊。”

    “你還真的去?”

    “去,為什么不去?我孟紹原什么都做過,就是沒做過門的!”

    ……

    “孫科長,恭喜恭喜。”

    孫良群的家里,一片喜氣洋洋,第三科的人基本上全部到了。

    一個人討好地說道“那孟紹原氣焰滔天,何等不可一世?但即便這樣的人,竟然也被孫科長扳倒。整個軍統上下,誰還敢小我們三科?孫科長的名聲,從此后無人不知!”

    “過譽了。”

    孫良群也是按捺不住心中得意“我和那孟紹原,并無私仇,完全只是因為公事。我孫良群一心想要為黨國效勞,從來不畏權勢……”

    頓時,又是一片夸贊之聲。

    “老師。”

    一個人忽然開口叫了一聲。

    “太義啊,怎么了?”

    孫良群關切的問了一聲。

    他以前當過老師,后來才被余鐸招募進了力行社,說話的這個人叫羅丹志,表字太義,是孫良群最得意的學生,孫良群進了力行社也把他一起帶了過來。

    羅丹志遲疑一下“老師,學生自從進了組織,這些年來一直碌碌無為,實在愧領這份薪水。”

    “太義。”孫良群微微一笑“過去老師受到壓制,胸中抱負無法施展,如今正是你我師生大展拳腳的時候了!”

    “老師,學生不想做了。”

    “你說什么?”

    “學生不想做了。”羅丹志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學生資質愚鈍,實在不適合在三科。當然,我也知道不許離開組織。學生想去總務科找份差使,還請老師批準。”

    “你!”孫良群忽然明白過來“你是害怕將來孟紹原報復?你且放寬心,他已經被一降到底,再也沒有往日威風了。”

    “是,學生是怕。”羅丹志也干脆全部說了出來“免職?免職的文在哪?”

    “暫時還未下來,不過想來也快了吧。”

    “老師,請聽學生幾句肺腑之言。”羅丹志認真說道“孟紹原是何許人?軍統上海三巨頭,他麾下何止百千人?免職了,這些人誰來指揮?老師,你知道孟紹原被日本人稱為什么?日本公敵,地表最強特工,你以為這樣的人說免就免了?

    他橫行上海,坐鎮一方,他立下的戰功,我們一輩子都無法望其項背。上海少不了他,軍統也少不了他。即便是委員長,也對其贊許有加。委員長去徐州視察,還專門調他去保護,這樣的人,讓他去當個門的,老師認為這可能嗎?”

    “太義,我你是越來越膽小了!”

    孫良群心中不悅“古往今來,權臣有幾個不是如此跋扈?但你但凡權臣,有幾個是有好下場的?”

    “老師,此一時也,彼一時也。這都民國了,沒皇帝了,過去的那一套,不實用了。”羅丹志嘆息一聲“學生當初跟隨老師,也是滿腔熱血,想要有一番抱負,但現在清了,也想明白了很多事,老師,你斗不過孟紹原的。”

    “你!”

    孫良群氣了,怒了“你怎么如此沒有志氣?好,你要走,你要去總務科?你走,我絕不留你!”

    “謝謝老師栽培。”

    羅丹志對著孫良群深深鞠了一躬“老師,趁現在還有機會,趕緊和孟紹原修好吧!”

    “滾,你滾!”

    ……

    孟紹原上任了。

    負責東門的,是個國軍的排長,姓丁,叫丁金根,參加過徐州會戰,也是根老油條了。

    “丁排長,軍統孟紹原奉命前來報道,請丁排長安排工作。”

    “你?聽說你挺有名氣的啊,怎么把你調來了?”

    “時運不濟,被一免到底了。”

    孟紹原說著,拿出夾著的兩條煙“丁排長,來的匆忙,也沒什么準備,這兩條煙是孝敬你和弟兄們的。”

    “哎喲,是埃及煙?好煙,好煙。”丁金根眉開眼笑,接過了煙“孟……孟老弟,你這才來,多不好意思。凳子呢,凳子呢?”

    讓人拿來兩張凳子,請孟紹原坐下“前幾天,我們這里混進了兩個日本特務,差點鬧出亂子來,后來上峰和軍統商量,能不能調兩個人來幫忙,畢竟,這事你們在行。可是沒想到,把你孟老弟給調來了,你說這怎么說的?”

    “丁排長,我也是犯了小人了。”

    “小人最是可惡。”丁金根頓時大起知己“我們固守徐州,連長讓我們排當尖刀,結果他們自己找了路,卻不來通知我們。你猜怎么著?我們誤打誤撞沖出去了,可連長卻遭遇了小日本,一通打下來,被打死了。”

    孟紹原滿臉帶笑聽他說完“丁排長,你我是知己啊。弟兄們和倭寇浴血奮戰,九死一生,軍餉能準時發嗎?”

    “別提了,欠餉兩個月了。”丁金根一聲嘆息“要不是你今天來,我們這煙啊,都斷了幾天了。”

    孟紹原他那樣子,兩條埃及煙舍不得抽,估計到時候會賣給煙鋪,換上幾個零花錢用。

    當時掏出自己的煙,散了一圈“這里一共有幾個兄弟?”

    “每班五個人,加上一個帶隊軍官,六個。”

    “這樣吧,丁排長。”孟紹原略一沉吟“弟兄們真的辛苦,還都是和倭寇拼過刺刀的。從現在開始,當班的兄弟,每人每天一塊大洋,軍官兩塊,你丁排長三塊,我給!”

    丁金根和他手下的弟兄們當是自己聽錯了,這天上掉餡餅下來了?

    “我身上也沒帶著錢,一會我的人來了,讓他們給。”孟紹原點著煙,吸了幾口“每日一結,絕不拖欠。”

    “哎喲喂,你是活菩薩啊!”丁金根如夢初醒“這讓我們怎么謝你啊?”

    “謝什么,你是國軍,我是軍統,大家都是為了國家效力的。丁排長,你要是這兒見外,可不拿我當兄弟了。”

    “哎,哎。”丁金根連連點頭“來人,給孟兄弟倒茶啊……孟兄弟,我們這也沒什么好茶葉,你將就著喝點……我呢,也不知道你是為了什么事調來的,我也不敢多問,可我估摸著像你這樣的人,在這里,待不了幾天。這樣,天熱,你每次來,坐到那個陰涼的地方,到有嫌疑的人呢,你就幫著指點一下,平時沒事你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那就多謝丁排長了。”

    天上掉下來個財神爺,怎么不讓丁金根和他的兄弟們好好侍候著?

    眼著到了中午吃飯時候,中飯也送來了,一人一個饅頭,一根玉米,一份腌蘿卜,一碗清湯。

    武漢會戰期間,物資緊張,優先供應一線部隊。

    像丁金根這批人,也就只能將就著墊飽肚子。

    像今天有白面饅頭還算是不錯的了,往日多是窩窩頭。

    “這么艱苦?”孟紹原皺了一下眉頭。

    “哎喲,能吃飽就不錯了。”

    丁金根苦笑一聲,忽然像是發現什么“哎呀,怎么沒準備你的中飯?孟兄弟,我這饅頭給你,我吃跟玉米就行了。”

    “別啊。”孟紹原一笑“丁排長,讓兄弟們別吃了,一會有人送吃的來。”

    有人送吃的來?

    丁金根還沒來得及問,就到一個黑人,一個漂亮的不得了的女人,帶著兩個伙計來了。

    來的是阿勞和尚倩怡。

    “主人。”

    阿勞帶著人走過來說道“您的中飯到了。”

    他說的是英語,丁金根也聽不懂,可隨即尚倩怡說的可是正宗的中國話啊“紹原,我找了家‘熙源香’,里面的菜據說味道不錯,我讓廚子做了八個菜,讓他們伙計送來了。你嘗嘗,也是味道不合口,我明天再換一家。”

    “都拿出來,丁排長,招呼著弟兄們一起吃飯。”孟紹原吩咐著“明天開始,做十二個菜,一定要有魚有肉,問問老板有沒有肘子,給我們也弄個。飯用大桶給我裝過來。”

    丁金根和他的弟兄們算是徹底傻眼了。

    這位爺,是來門的,還是來享福的啊?

    他丁金根到過的人也多了,可像這位少爺,還真是第一次見!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辽宁11选5前3组选走势图 新手如何开户买股票 广西体彩十一选5玩法 四肖免费期期准 股票指数怎么买 幸运快3是官方的吗 天中图库好运彩一一 快乐双彩分析开奖图 pk10冠亚和341819技巧 下载北京时时彩赛车网址 快乐8玩法技巧 福彩3d跨度和值对照表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今天 云南时时彩是官网 韩国快乐8开奖时间 上海期货配资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