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玄天后 > 十三、驚雷之聲(中)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武將?”金秀微微有些吃驚,隨即又明白了什么,“阿瑪的煩心事兒來了,”她竊笑著起身,“只怕是傅中堂手下那些驍勇兵將找上門找您打擂臺,既然是官場上的事兒,我可不宜出面,先告辭了。”

    “不可如此,”納蘭永寧聽到這些人,不免心里頭還是有些慌張的,他忙攔住了金秀,“秀才遇見兵,有路說不清,若是福晉您走了,到底是不好的。”

    “我也不會走的,阿瑪請放心了,”金秀眨眨眼笑道,“我就在后頭聽著他們到底要做什么?若是有什么不好說不好做的事兒,那么就等著我出來說也成,只是阿瑪卻也不必說什么福晉不福晉的話兒來了,這稱呼,在咱們這屋里頭,”金秀拿著折扇左右指了指,“關起門來說說話倒也無妨,可若是出去被聽到了,別有用心之人就又要做文章了,不如還是恢復了以前的例子,”金秀突然想到了自己以前在定興縣的化名,“我還是阿瑪的兒子,納蘭信芳,如何?”

    金秀又對著永基說道,“爺要經略緬甸,這些武將是要認識的,起碼面上過得去才好。您就留著陪我阿瑪如何?也給他老人家壯壯膽。”

    納蘭永寧瞠目結舌,著金秀和那小太監一起轉到了后廳之中,永基倒是有些興趣,“沒想到她倒是有些風趣,以前,難道就已經冒充過令郎了嗎?”

    “是,倒也不是,”納蘭永寧苦笑,“只是在外頭幫著納蘭家賺了一些名聲,福晉她自己個倒是沒有什么好處。”

    兩個人來不及說話,外頭噼里啪啦就進來了一個滿臉胡子的大漢,那大漢顯然身材不僅高大更是孔武有力,幾個侍衛攔著他,都攔不住,只是被隨意一推就推開了,富祥躲得快,沒有混在侍衛堆里,被那大漢推開,但還是十分忠心的護衛在花廳的臺階下面,“不可放肆!”富祥作勢要抽出腰間的刀,但是很顯然這花架式在尸山血海里出來的武將面前一點用都沒用,那個大漢隨意一拿,就把富祥手里的刀連刀帶鞘一下子就抽了過去,又隨意一折,咔嚓,將那刀折成了兩截,他又把富祥整個人從衣襟哪里抓了起來,隨意好像丟破布一般輕描淡寫的丟在了邊上,其余的親兵也排隊進來,原本這天色昏暗下來,又加上這些人殺氣騰騰的進來,倒是給原本祥和敘舊的氛圍一下子沖淡了。

    永基見到這些人來勢洶洶,眉心忍不住劇烈的跳動了一下,納蘭永寧站了起來,冷冷的望著不少兵丁簇擁著這位大漢進了來,“這位將軍,你這樣不經通傳就闖進來,是何道理?”

    富祥哎喲哎喲的扶著腰起身,“大人,這個人好不講理,我說進來通傳,他竟然就直接打進來了!還打傷了侍衛的兄弟們!”

    那個大漢拍拍手,有些審視的著納蘭永寧,“你就是納蘭大人,新上任的云南布政使,轉運使?”

    “正是在下,不知道將軍是何人?”

    大漢浮皮潦草地拱拱手,“本官一等侍衛、云騎尉、永昌軍總兵,海蘭察是也!”

    “海蘭察?”納蘭永寧微微一驚,“可是那位生擒巴雅爾的巴圖魯嗎?”

    “然也!”海蘭察得意洋洋,“沒想到納蘭大人,卻也知道我的名聲!”

    海蘭察的祖先世代居住在黑龍江。永盛年間,以索倫馬甲的身份隨清軍入準噶爾,輝特臺吉巴雅爾投降之后,又跟從阿睦爾撒納反叛,朝廷大軍到處搜查他,他逃入了塔爾巴哈臺的山中,海蘭察奮力追擊趕上他,將他射于馬下,生擒回營。事后敘功,海蘭察被賜號為額爾克巴圖魯。被提拔為一等侍衛,賜予騎都尉兼云騎尉世職。自此海蘭察的武功一步步的開始。

    海蘭察是居住在黑龍江的鄂溫克人,空著武力這么一步步打出來的,算是西征準格爾之中冒出來的新武將,所以他的形象可不是電視劇里頭溫潤如玉公子世無雙的模樣,而是粗魯野蠻亦或者直腸子現如今模樣,是符合他的形象的。

    “久仰大名,”納蘭永寧點點頭,他雖然許久不出來當差,卻也知道如今這些知名的人物,不過也只是如此而已,“不知道你這樣闖進來是做什么?”

    “我來討要糧草!”海蘭察拍拍手,趾高氣昂的說道,“大軍出征在即,如今各處糧草都還不足,我身為先鋒官,若是糧草不足,如何能夠長驅直入,剿滅緬甸!”

    “這事兒該給,”納蘭永寧不動聲色,“糧食多少,草料多少,可有明細,對了,明細之外,可有行轅的公文?”

    海蘭察氣勢微微一凝,“我來的匆忙,卻還沒有公文!”

    “沒公文如何知道是你自己個要,還是大軍真的要?”納蘭永寧搖搖頭,“你行事太孟浪了!”

    除卻一些開國的時代,其余歷朝歷代,都是文貴武賤,武官等閑是抬不起頭來的,納蘭永寧有這個身份氣勢,也是有原因的,按照這個轉運使和布政使的官位來說,雖然海蘭察是正二品的總兵,可在納蘭永寧面前,也真的算不上什么大人物需要納蘭永寧鄭重對待的。

    這么孟浪的詞兒一說出來,海蘭察臉色通紅,大約這個詞兒之前他聽到評價自己好多次了,顯然這是海蘭察的特質,他怒哼一聲,“我就知道這天下的烏鴉一般黑!之前的那個布政使如此無稽,扣著我的東西不給我,如今你既然是繼任者,沒想到一樣是這樣的德行!我且問你,若是大軍出征有所失,算賬起來,你也逃不了!”

    “凡是正規之事,本官沒有不準的道理,若是沒有正經的文和流程,我也難給你東西,”納蘭永寧搖搖頭,“海大人你如此行事無稽,真是罪過極大!”

    “什么罪過極大,我不過是闖進來而已,你這里又不是什么白虎堂,難道還要斬了我不成!”

    納蘭永寧攙扶住了富祥,“好!我且問你,你可知道這是哪位?”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福建22选5走势图彩票 福州股票配资翻翻配资最好a 15选5预测下期号码 今晚广东大乐透开奖结果 彩票快三大小单双技巧 七乐彩中奖规则及金额 山西快乐十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真准网 航宇汇金配资 河北20选5开奖软件 十大融资炒股平台 湖南快乐十分助手 快乐扑克玩法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湖北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美国一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