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第749章 出來了!(打賞加更)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可這幾頭伯吾畢竟是分身,再候下去,不知道這頭怪物還能拿出什么天賦來。

    “我能對付它!”燕三郎勉強道,“快走!”

    他受傷本重,又要抓著一人向外疾奔,這句話還未說完,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罷了。”姑且信他一次,這小子不像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人。千歲把跟前的伯吾分身一擊逼退,掉頭沖到燕三郎身邊,一把抄起他和俘虜就往外奔去。

    伯吾分身低吼一聲,身形從原地消失,下一瞬就在千歲跟前出現,一爪揮出!

    它每個分身好似都只能用上一次瞬移,這回就貢獻給了千歲。

    利爪穿胸而過,卻輕飄飄地什么也未擊中。

    這是個幻象。

    緊接著千歲在它前后顯出形來,反手一刀戳中它后心“只有你會分身么?”

    她也有障眼法。

    這兒離絕境出口就很近了,不待另外兩只伯吾分身反應過來,那個白影已經帶著兩人一晃而過十余丈,直接投入到淺淡的迷霧之中!

    撲面的風雪宛然消失,四下里一片清明。

    千歲只覺自己像是突破一層薄障,眼前豁然開朗,就連光線都明亮起來——

    東方,一輪紅日緩緩升起。

    乾坤朗朗。

    身邊倩影消失了,俘虜掉在地上。燕三郎忍著劇痛,拖起他勉力往前走了幾步“行了。”

    紅煙鉆進木鈴鐺里,千歲的聲音傳了出來“就這樣?”

    行了,就這樣?臭小子想出對付伯吾的辦法,就溜出畫卷,靜立不動嗎?可是人間天亮,她也不能再維持人形,幫不了小三了。

    燕三郎像是聽出她的心聲,又跟了一句“這就行了。”

    罷了,他說行就行,千歲一向信得過他,也不再奔走,只是提起了全副心神。

    果然,畫卷出口位置顯出伯吾高大的身影。

    它也見燕三郎兩人,咆哮一聲,大步追了過來。

    不過,緊接著就是古怪一幕

    還不及邁開一步,它的身影就消失在空氣當中。

    三人眼睜睜著它的輪廓隱去,什么都未留下。

    瞬移?千歲放出神念,一點兒也不敢放松警惕。畢竟這玩意兒傷人厲害,燕小三可經不起它第二抓了。

    少年卻緩緩走回風雪畫卷中,呼吸急促“放心,它回畫里去了。”

    伯吾回歸畫像了?千歲微怔,忽然就明白了。

    回到這里,她又能變出人形。

    她將俘虜隨手丟開,才放一件大氅鋪地,將燕三郎慢慢放倒,先替他封了一堆穴位,再往他嘴里塞了顆保氣護心的丹藥。

    這時魯聞先也被手下攙扶著走了過來,千歲頭也不抬,一指外頭“出去吧。”

    魯聞先一楞,加快了腳步。

    外面,天光大亮。

    人人笑逐顏開,忍不住相擁歡呼“出來了!”

    他們被困在那個暗無天光的絕境里十多日,終于逃出生天!

    魯聞先臉上也泛起紅光,不知是傷情返照還是心神激動。他回首去,這會兒就能瞧出絕境和山林的區別在哪里了——以他腳下為分界,外界已經天明,可絕境里依舊是一片昏暗,山村的紅燈籠在風雪中飄搖……

    當日暗算這支隊伍的人可是掐準了時間,恰好絕境與外界的天光相近,否則這陷阱就會露出破綻。

    他們真地走出來了!

    魯聞先強自定神,命人扶自己走回畫卷。這里面,依舊是寒風呼嘯。

    他支撐不住,率先坐下,又了燕三郎“他傷得很重。”

    千歲問他“軍醫呢?”

    魯聞先一指山城“從那里來,應該快到了吧。”

    此時有十余騎兵從外頭沖了進來,為首那人率先跳下馬來,高聲道“魯將軍!”

    魯聞先長吁一口氣,從未覺這張大臉那么親切過“威武侯!”

    正是石從翼到了。

    他奔到近前,和魯聞先互擊一下掌,就轉頭湊近了燕三郎,滿臉驚訝“出了什么事,你傷得這么重!”

    這人運氣可真好,現成的便宜讓他給揀了!千歲沒好氣瞪他一眼“弄輛大車來,快點!”

    魯聞先咳了兩聲才道“暄平公主有車隊,我去勻一輛出來。對了,那怪物呢?”己方人越來越多,他才稍稍放心。

    “消失了,天黑前不會再出現。”千歲這才一指地上的俘虜,對石從翼道,“暗算攸國公主的就是這廝,歸你了。”

    石從翼大喜,一把將人從地上提了起來“這是嫌犯?”不,這是活生生的軍功!他終于可以向王上交差了!

    燕三郎咳了兩聲,嘴角有血沫。千歲柳眉豎起,聲音轉厲“馬車呢?”就算有大氅墊底,這積雪的地面也涼得很,躺久了被寒氣侵入心脈,傷勢更不容易恢復。

    想到這里,她抓出他的怨木劍,倒轉劍柄,從里面取出幾顆紅珠,又喂給他吃了。這東西能補愈氣血,正是他眼下亟需。

    燕三郎忍不住苦笑。從踏出絕境到現在,她喂他吃了多少藥物?他都要來不及吞咽了。

    就在這時,一輛豪華馬車轆轆行來,后面還跟著十余輛大車。

    暄平公主的車隊出來了。

    公主的送親隊伍,物資和人員都很龐雜,既有堂堂公主的嫁妝,也有侍候公主的奴仆、護衛。

    原本大車有三十余輛,但眾人在絕境中沒有食物,只能殺馬充饑。因此不光是魯聞先手下的騎兵要貢獻出座騎,公主車隊里的馬兒也不能幸免。

    不用千歲再催促,魯聞先立刻給燕三郎和自己各安排了一輛馬車。兩人傷勢都很重,不能長待在寒風呼嘯的野外,需要立刻臥床療傷。

    暄平公主在奴婢攙扶下掀簾而出,正要說話,一抬眼瞄見千歲,不由得怔在當場。

    天底下竟有這般絕色,連她都要直了眼!

    千歲卻不理她,只對魯聞先道“你們先走,軍醫你也留著。這里有我善后。”說罷,就扶著燕三郎登上馬車。

    魯聞先也受了重傷,軍醫就讓給他罷。她才是國醫圣手,燕三郎的傷由她自己來治。

    石從翼知道她的脾氣古怪,也不強求,只對魯聞先道“魯將軍,我們出去就是。”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股票分析方法和逻辑 000034股票行情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2014上证指数波浪划分 2019正虹科技有希望重组吗 快乐12 永乾控股理财怎么样 福建36选7今天开奖结果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怎么下载 长沙麻将二五八 贵州麻将怎么打 新牛人配资 贵丰配资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 股巢网配资 熊猫麻将下载安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