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科幻小說 > 網游之金剛不壞 > 第七百九十二章 金屋藏嬌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柳姑娘?”

    王遠聞言皺了一下眉頭道“楊柳的柳?”

    “昂……或許是吧。”

    聽王遠這么一說,公孫綠萼似乎也意識到了什么。

    “你不是說,絕情谷沒有外人嗎?”王遠質問道。

    楊柳楊柳,楊過姓楊,這柳姑娘偏偏姓柳,八成就是小龍女改了姓氏。

    這公孫綠萼真是個神坑啊,若是一開始就講得明明白白的,大家偷了小龍女就跑,也不至于差點被公孫止抓住。

    “我只是說沒有姓龍的姑娘!”公孫綠萼道。

    “額……”

    仔細想想,還真是那么一回事。

    “那柳姑娘現在在哪?”道可道湊過來也問道,到底是道可道自己的任務,道可道最關心的還是小龍女的下落。

    “在水仙山莊,我爹的住處!”公孫綠萼道。

    “快帶我們過去……”

    這時,楊過也蘇醒了過來,強忍著痛苦道。

    “啊,好!”

    公孫綠萼對楊過的話還是相當順從的,當即就要帶眾人去找柳姑娘。

    “咳咳!”

    幾人剛要走,裘千尺咳嗽了一聲“沒人管我嗎?”

    “老道,你背著他!”

    王遠指了指裘千尺,對道可道下命令。

    “我?”道可道有些為難,裘千尺怎么擦屁股的事還沒搞明白,誰愿意背他。

    “難不成你讓姑娘們背?”王遠指了指宋楊。

    “……”

    道可道搖頭。

    “楊過背?”王遠又道。

    楊過自己都走不穩,還背別人。

    “……”

    道可道繼續搖頭。

    “你自己的任務,你不背誰背!”見道可道想讓自己背,王遠大怒。

    “額……”

    道可道無奈,只得背起了地上的裘千尺。

    幾人在公孫綠萼的帶領下,再次回到了水仙山莊。

    回到山莊,已然入夜。

    公孫綠萼怕被認出來,還專門帶著王遠幾人在隔壁鄰居家換了衣服。

    公孫止婚期時辰將至,此時的水仙山莊頗為熱鬧,到處張燈結彩,大紅燈籠高高掛起。

    直的裘千尺雙眼噴火。

    眾家丁見到王元幾人均感愕然,但見有綠萼陪同在側,不敢多有言語。

    在公孫綠萼的帶領下,穿過院落,偷偷繞到了后堂之內,諸人推門進屋,只見屋內安安靜靜坐著一個身著紅色鳳披的女子。

    那女子頭被蓋著,不見模樣,但身材和氣質,卻是讓楊過的出身。

    “姑,姑姑……”

    愣了良久,楊過激動地叫出了聲來。

    “原來楊過也是網文作者出身。”道可道摸著下巴暗暗嘟囔。

    “過……過兒嗎?”

    聽到楊過的聲音,那女子手指一抖,顫巍巍的掀起了蓋頭。

    紅色的蓋頭滑落在地,女子轉過頭來,露出了清麗絕倫的面龐。

    這淡淡的冰山氣質帶著幾分單純,此人正是昔日小龍女。

    如今一身嫁衣,更顯幾分美麗,不僅王遠和道可道的都呆了,就連宋楊和公孫綠萼都不由得一愣,心中頓感幾分羨慕。

    楊過和小龍女二人含情脈脈的相互對視,雖無一語,但卻讓人心中深深地感受到了那份相思與懷念。

    此時二人眼中沒有了時間萬物,只存在彼此,似乎時間一切,都與他們無關。

    宋楊下意識摟住了王遠的胳膊,王遠也咬了咬嘴唇,握住了宋楊的手。

    一時間,屋內的氣氛詭異了起來。

    最可憐的當屬道可道,這廝狂吃兩份狗糧,已然淚流滿面,心中暗暗狂罵他媽的,老子做了什么孽,讓我接到這個任務。

    “你們有完沒完!”

    就在楊龍二人含情脈脈的對視的時候,一個凄厲的聲音打斷了屋內的氣氛。

    裘千尺黑著老臉道“現在是什么時候,你們還有心情卿卿我我。”

    “額……”

    被裘千尺一打岔,大家緩過神來。

    小龍女僅僅握著楊過的手道“過兒,你怎么會在這里?”

    “那天你失蹤后,我一路追到了這里……想不到姑姑你……”楊過著小龍女一身嫁衣,眼淚再次流了下來。

    “我……”

    小龍女淡淡的咬了一下嘴唇,并不想解釋什么。

    “你就是公孫止的新媳婦?”裘千尺粗暴的問道。

    “尚未成親!”小龍女淡淡道。

    “哈哈哈哈!”

    裘千尺哈哈大笑“果然有幾分姿色,是你心甘情愿還是他強迫的?”

    “這……”小龍女了楊過一眼道“既不愿意,也不是強迫!”

    “我明白了!”裘千尺再次笑道“是不是這姓楊的負了你,你心中不爽?”

    “……”

    小龍女沒有說話。

    “天下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裘千尺張口就噴。

    “喂喂喂,不要地圖炮哈!”王遠糾正道。

    “哼!”

    裘千尺又道“你的樣子也是中了情花毒吧。”

    “恩!”

    小龍女點了點頭。

    “只要你們幫我殺了公孫止!我可以給你們解藥!”裘千尺,隨手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瓶子。

    “這……這是什么?”

    王遠問道。

    “血!我的!”裘千尺道“閉穴功是門奇功,修煉此功法,必須吃素,但凡沾葷,便會破功,小姑娘,你去和公孫止拜堂,喝交杯酒的時候讓他飲下即可!”

    “不!不可以!”

    楊過反對道“我姑姑若是和那公孫止拜了堂,豈不就是成了親?”

    “是啊!”裘千尺道“再殺了他不就成寡婦了嗎。”

    裘千尺真是個邏輯鬼才,公孫大郎死的不冤。

    “裘前輩,你不要拿你的邏輯逼別人好不好!”王遠無語道“非逼著龍姑娘謀殺親夫有意思嗎?”

    “你給我住嘴!”楊過怒視王遠,什么謀殺親夫,這詞用的太過分。

    “只要你們兩個是相的,以什么樣的方式在一起有關系嗎?即便龍姑娘曾失身于賊,那又如何呢?”裘千尺陰陽怪氣道。

    “……”

    楊過聽聞裘千尺此言,似乎很有觸動,低著頭道“姑姑,你愿意嗎?只要你愿意,咱們就殺了公孫止拿解藥離開,如果你不愿意我們現在就走,過上七七四十九天幸福快樂的日子。”

    “這……”小龍女著楊過道“我想你和你在一起,想讓你活著,我也不想和他成親。”

    “你不殺他?他能放你們走?”裘千尺繼續冷笑。

    “好了好了!”

    王遠不耐煩道“不就是成親嘛,我去和公孫止拜堂!”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麻将来了坐下失败 千里马配资 达慧投资 杨方配资怎么样 股票融资融券操作学 正版长沙麻将 旺润配资 中盛配资 鼎天配资 天天贵阳麻将下载安 乐股配资 宝牛e配 基金配资哪家好 投资理财 腾讯股票行情 股票型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