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玄幻小說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第一千二十一章 話里藏刀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穆凌繹原本注視著顏樂,但他偏偏的就要在她話落之后,抬眸向墨景盛,好似才突然發現他一樣。

    顏樂因為穆凌繹的目光從自己身上移開,循著他的目光望去,見了墨景盛欲要轉身,又欲轉回的身影。

    她有些疑惑,墨景盛這到底是要往哪邊?

    “顏兒,著腳下。”穆凌繹輕聲提醒了她一聲,已經扶著懷里的她站起身來了。

    顏樂毫無疑問的就聽從了他的話,移回了目光,了自己的腳下,細心站好。

    她有事情和墨景盛說,所以確實得站好。

    “墨公子!昨夜的話還說一半呢!”她回了神,極快的出聲。

    穆凌繹感受到墨景盛的無奈和心碎,覺得很是愉悅。

    他無法容忍墨景盛惦記顏兒的心思,所以便故意引顏兒說出自己的話,更讓她向他,用最為冷靜的一面對他。

    墨景盛是聰明人,他該懂得顏兒對自己的特別,對他的平淡。

    墨景盛莫名的吃了一擊,覺得心疼!但他也只能努了怒嘴,露出燦爛的笑容,回身和顏樂打招呼。

    “靈惜公主呀!你和穆二公子真是好興致!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他說著,主動的走向兩人,還是平易近人的友好笑臉。

    顏樂想到自己剛才和穆凌繹的甜蜜,目光飄移。她的臉微微的泛紅,緊緊的牽著穆凌繹。

    她站在墨景盛的身前,努力的挺直腰桿,裝作坦然!

    “墨公子,我們今日要去斌戈的都城,請問你能不能讓你收買的墨傾宜眼線和我們碰一下面?”

    她想要雙重保險,從封年這邊觸及封族之余,想利用墨傾宜和封族內部合作的方向,背后之人是勛王,還是勛王的子嗣。

    依年紀來算,勛王是祖輩,不知道他如今還是否在世。

    穆凌繹之前也提過,但是通過武宇瀚去告知墨景盛的。他突然覺得自己的顏兒果真很神奇,她不僅將千風和刑烈牽進一個局里,更在此時越過她大哥,在和墨景盛達成合作。

    “來顏兒想借用墨傾宜這條線,用另外的方式進入封族,”他的聲音淡淡的,卻充滿贊賞。

    顏樂聽著他的目光點了點頭。

    “對,而且凌繹,顏兒想讓封年認認這些人,這樣他可以從內部探知到這些人在聯系的人是誰,又有誰在朝中幫忙牽引著墨傾宜。”

    她知道凌繹想要進入封族內部是為了探尋封族真正的掌權人是誰。

    但這之后,有一件事是她身為武家人,敏銳的想到的事情。

    “凌繹,這些事情一環扣一環,牽出整條線,就可以找出其他投靠封族的斌戈官員。我們需要清除掉這些在朝中干預皇權兵權的官員,防止他們挑起戰亂。”

    她不想兩國起紛爭。

    說得偉大一點,她并不想百姓受苦。

    說得自私一點,她不想和冰芷冰琴兵戎相見。

    她更害怕大哥和哥哥會被皇帝當成云衡的武器和盾牌利用到底!

    穆凌繹聽著顏樂的話,眼里浮現對她的贊賞和認可。

    “顏兒果然很聰明。你的提議相信墨公子會很贊同。”他和武宇瀚,乃至大哥對這件事將來會導致的局面會預估到,但到底只是想毀滅封族,討回血債。

    但他們忽視了斌戈的腐敗,如果這些奸臣不鏟除,墨傾宜還繼續霍亂朝綱,那斌戈踏足云衡,也只是時間問題。

    顏兒的辦法,于墨景盛來說,是百利無一害。

    他會到云衡去請求世子的幫助,就說明他現在還沒有能力對峙墨傾宜和那些倒戈她的斌戈官員。

    墨景盛一定清楚顏兒的提議,是對他很重要。

    顏樂猝不及防的聽到穆凌繹對她的夸獎,開心的依偎在他的身旁。

    “謝謝凌繹夸獎。”她沒了剛才的嚴肅和正經,又是笑得甜甜的,聲音軟糯糯的。

    她在穆凌繹的面前,總是變成了一個乖巧聽話的小姑娘。

    墨景盛著倆人,很認真的考慮著顏樂的話。

    他緊抿著唇,下定決心點頭。

    “其實不瞞你們說,我前幾日還通信拜托宇瀚把眼線和私兵借我久一點,目的是為了在你們對封族出擊的時候,我亦有力量剿滅朝中奸臣。但如今靈惜公主之言點醒了我,鏟除斌戈這些逆賊,用我墨氏自己的力量更為合適。”

    他其實只是表面上大大咧咧,不拘小節,實際上他比任何人都要無奈,都要怨恨自己的能力不足以保護自己的家。

    保護他們墨氏的斌戈。

    如今既然靈惜公主愿在執行她自己計劃的同時,拉自己一把,那自己便要努力的達成!

    顏樂聽著墨景盛的話,終于到他想要成為王者的決心。

    “恩!墨公子!只要封族和墨傾宜的地位被撼動!你便用墨氏皇室之名討伐他們!其名曰整頓朝綱!這樣能為你積蓄勢力,朝中會有很多人倒戈向你!日后你成為斌戈之主,便是百官擁護的明君!”

    墨景盛再一次覺得面前的女子不是才十七歲,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她和她哥哥口中那料事如神的女子一樣,真的目光獨具。

    “多謝靈惜公主。”他對她笑了笑,鞠拳鄭重的行了一禮。

    顏樂對著他笑了笑。

    “墨公子不必客氣,我們是親家!冰芷不遠萬里嫁到我們穆家來,我們當然得幫著你把斌戈管理好,不然她會不放心的!”

    而且冰芷同為雙生姐妹的冰琴會留在斌戈生活,那更得抱住墨氏在斌戈的地位呀!

    穆凌繹聽到顏樂的話后,到墨景盛眼里的微不可查的失望和低落。他便知道,在他家顏兒娘子的心里,對待別人都說坦坦蕩蕩的。

    她就算對墨景盛友好和照顧,也只是出于他們有了親家和親家的關系。

    自己的顏兒,一直說她穆家,她穆家。

    真乖。

    墨景盛最后還是恢復到他往日輕佻的模樣,笑得燦爛。

    “靈惜公主,穆二公子!那為了感謝你們,我該你們配置一輛舒適的馬車!送你們舒舒服服的去都城吧!”他的聲音輕快雀躍,很是自然的歡鬧。

    顏樂微蹙著眉搖了搖,覺得坐馬車太過緩慢。

    “多謝親家好意,但我們沒這個閑情逸致!時間很趕!”她可不能在進了斌戈境內之后,還要花一天的時間在路上啊!

    墨景盛聽著顏樂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搞怪的聲音,眼里的笑意變得誠摯。

    “靈惜公主,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你和穆二公子初六要完婚啊!那什么時候你們往回走啊!難道要讓全京城百姓發現新郎新娘失蹤?私奔!”

    他一驚一乍的說著,真是十分震撼突然意識到的事情!

    特別是他們是新郎新娘啊!

    “新郎新娘私奔!還真是聞所未聞!”

    穆凌繹在一旁聽著墨景盛的話,與他的大驚小怪截然不同,他很淡然的著他說得眉飛色舞,在他話落之后,悠悠的頷首。

    “墨公子誤會,我們會按時趕回去成親。”他的聲音冷淡疏離,但很清晰的闡述了他們接下來的行程。

    他們會在初六之前趕回京城完婚。

    墨景盛聽著穆凌繹極為冰冷的聲音,訕訕一笑。

    “穆二公子呀!你們成親,我就不去喝你們的喜酒了,沒辦法。”他作為冰芷的兄長,冰芷即將成為這兩人的長嫂,不去祝福還真說不過去,所以他有些抱歉。

    顏樂聽到喝她和親親凌繹的喜酒,想到他們成親,皇帝換藥借此由頭散福,所以不是墨景盛失禮,是他們一開始沒有真正的邀請他失禮。

    “親家呀,喜酒時間對不上就不說了!但你身為冰芷的大哥,日后來云衡到我們穆家來,酒水任你喝到夠!”她很是豪爽的說著,差點就和對待顏陌一樣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了!

    但她想了想,不應該,自己是穆家的兒媳婦,不應該是豪爽,應該是賢惠。

    所以她依偎著穆凌繹,溫柔的對墨景盛笑了笑,一副為她夫君著想的姿態。

    穆凌繹著一直抱著自己手臂的顏樂,低頭揉了揉她的突然,笑得寵溺。

    “顏兒說得真好。”他對她表示鼓勵,低頭親親她柔軟的秀發,而后將懂事的小顏兒擁進懷里。

    “墨公子,顏兒代表我們穆家的邀請,會一直有效。但相信您喝酒作樂之事已經做了半輩子,現在好不容易借著奮發圖強之名戍守邊境,也難以抽身。”

    他出奇的對著外人淡淡的笑了笑,說得彬彬有禮。

    墨景盛這會倒終于可以確定了!

    穆凌繹話里藏刀!

    從始至終,這個醋壇子都在提醒自己不要妄想靈惜公主!

    好唄!

    自己也不是不道德之人好吧!

    墨景盛迎著穆凌繹心不甘情不愿的笑了笑!

    “穆二公子說得是!針對墨氏的敵人一日不除,我還真沒時間再出斌戈半步!”他凝視著穆凌繹,說得堅決,并不稀罕去穆家的好吧!

    穆凌繹之是點了點頭,已經不再接話。

    他知道都說這份上了,墨景盛不會誤以為自己的顏兒對他很好的。

    她只是在為墨冰芷著想。

    顏樂著兩人,不出這無聲的對視中蘊含什么,拉著穆凌繹回去。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什么事股票指数 老11选5走势图 全国前三配资 黄金配资 投资理财平台排名 十大理财平台排行榜 甘肃省快三 快乐10分20分走势图 展鹏配资 南京毅力期货配资 国电电力股票行情 子基金配资 科大讯飞股票分析论文 海通短线股票推荐 场外配资重来 南粤好彩1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