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六九零、家宴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王崇出關,他門下的弟子得了消息,都匆忙來拜見。

    這些門徒見得自家師尊,已經晉升太乙,無不是心生敬仰。

    小賊魔煉就六寶,除了五氣渾象圈,蛟王斧,太乙蓮葉舟之外,還有一件傘蓋,放出之后,五氣流霞垂落,威儀萬千。他特意把此寶放出,照耀在頭頂,頓時就顯得與眾不同了。別家太乙境的大圣,都沒有這般風騷的五氣流霞傘蓋。

    蕭觀音現在還在接天關,不曾回來。

    王崇之前不敢讓她回來,怕撞上水冰月,露了馬腳,但如今小賊魔倒也不是很懼怕了,只是總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故而也沒把蕭觀音叫回來。

    先是蕭和尚,奚南,奚元,奚洛,極烈這幾個親徒弟,然后就是丹鼎門的陽真修士,如今百多年過去,丹鼎門已經養下了十二位陽真大修,此時飄飄過來拜見師尊,王崇也不能盡數認得。

    至于風太歲,被王崇養在十仙圖,如今卻沒跟這些師兄弟們見過,王崇想了一想,也都放了出來。

    風太歲不過是尋常虎精,雖然修煉了一些重離子的道法,但重離子也是正傳,故而只得天罡境,見得如此多的厲害修士,驚得不敢說話,躲在一邊。

    那八個虎崽倒是都化形了,變成八個俊逸颯爽的少年男女,見自家姑姑這般小心,也不敢放肆。

    王崇心道“我門下倒也好生興旺!”

    他呵呵一笑,說道“如今我證道太乙,演慶師父就把吞海玄宗交托與我,做了本門掌教。我身為掌教,自然須有些努力,方不負師父重,故而在門中做了一些改革。你們為我門下徒弟,不可亂我定的規矩,過幾日都去吞海玄宗,找你們溫媚師伯掛號!”

    王崇瞧了一眼奚洛,笑道“師父有個小玩意給你!”

    他把定虹珠拋給了奚洛,又復了一眼其余幾個徒弟,就把第二枚定虹珠扔給了風太歲,并說道“原本奚洛是小師妹,如今師父又收了一個徒弟,太歲過來給諸位師兄師姐見禮。”

    風太歲怯怯的過來,拜見了諸位師兄師姐,這才發現那十二個陽真修士,居然也都是師兄,不由得心頭楞道“我師父門下,果然都沒有庸才。”

    雖然丹鼎法修成陽真,實力較弱,但好歹也是陽真,陽真境的法力,盡數用得。

    風太歲也知道,自己所修法力,跟幾位師兄師姐不同,她繞了一圈,卻被一個美貌的女孩兒攔住,笑盈盈的說道“原來是小師妹,我也是妖怪出身,叫做巨玥兒,咱們合該多親近。”

    風太歲本來以為,就自己一個妖怪,還有些自慚形穢,忽然見得巨玥兒這么一個美貌的師姐,心頭歡喜,叫道“剛才怎么沒見師姐?”

    巨玥兒笑道“我是拜師師母門下,跟你們不是一個師父,但你叫師姐,卻是該當。”

    風太歲瞧了一眼,王崇身邊的邀月夫人和水冰月,問道“哪一個是師母?”

    巨玥兒吃吃一笑,急忙捂住了風太歲的小嘴,叫道“師父身邊的那個,便是你們的師母,我的師父邀月夫人,傳白的卻是師母的好友,叫做水冰月,亦是陽真大修。”

    兩個女孩子嘰嘰喳喳,很快就聊的開心,混的廝熟。

    王崇經年都不管門中的事兒,他的徒弟們也都懂事兒,幾乎人人都能獨當一面,比如蕭觀音,奚南,奚元,極烈都是其中翹楚。

    蕭觀音在接天關,隱隱便可主持一方,奚南奚元執掌丹鼎門,也是好生興旺,極烈的太明仙城,如今是海外有名的勢力。

    他手下那些陽真境的“親徒弟”,原本就是出身們派的頂梁柱,幾乎都比王崇修煉年頭更久,真用不著小賊魔去操心。

    所以王崇稍稍說了門中改革的事兒,就任由門徒們去安排,并不多言。

    邀月的流翠宮開了一場宴席,除了水冰月之外,都是兩人的門徒,倒也頗有家宴的感覺。

    酒席上,王崇有些歉疚的對邀月夫人說道“本來在大羅島,也甚清凈,但如今我做了掌教,還在大羅島就不成話了,須得回去門中。邀月姐姐搬過來也甚麻煩,但還是須得跟我一同歸去。”

    邀月當初是真覺得,自己得跟王崇一起,在大羅島潛修,日子也算逍遙,真沒想到,一晃眼這個弟弟就晉升了太乙,接了掌教。

    雖然還得搬場,重新回去門中,卻只是笑盈盈的說道“也不算什么事兒。”

    水冰月卻有些懊惱,她忍不住說道“我苦巴巴的從千花島搬來大羅島,你們兩公母卻要回去吞海玄宗逍遙了。我真是何苦來哉。”

    王崇笑道“以后水道友可以常去吞海玄宗做客,我可以在吞海玄宗為道友設一行宮。”

    水冰月頓時意動。

    她也不過是一尋常散修,雖然海外有些名氣,如何跟吞海玄宗這等,位列三宗兩派一府的道家巨擘相提并論?若是能夠在吞海玄宗內有一別府,說出去當真臉上都有光彩。

    尤其是,若是其他正道掌教,她也不好意思。

    但王崇和邀月也算跟她多少年交情,尤其是邀月跟她,結識還在王崇之前,又是正經的掌教夫人,這般深厚的關系,卻非尋常。

    邀月夫人也是誠意邀請,說道“水姐姐若不多來我,我也頗悶,季觀鷹他整日價閉關,我見他的日子,也沒多幾天。”

    王崇頓時有些赫然,只能嘻嘻一笑,遮掩過去尷尬,他的確整日價不在邀月夫人身邊,只是這也不能說什么,畢竟好多時候,也是身不由己。

    水冰月微微猶豫,便沒有推拒,笑道“就占你們兩公母一個便宜。”

    王崇和邀月夫人,同眾門徒家宴的時候,都御道人已經遁出了虛空,不住的虛空挪移,直奔閻魔天。

    這位位列十八魔子第一的魔門劫子,身上金蓮花開花謝,無數金線游走,數十張面孔此生彼滅,更有為無數異兆頻頻,也不知道距離道化近一些,還是距離魔染近一些。

    。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遵义麻将技巧十句口 如何分析股票涨跌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金太阳炒股软件下载 1992年上证指数 股票涨跌怎么来的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体彩7星彩怎么算中奖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计 pk10精准高手计 30选5开奖公告 互联网理财平台的优势 炒股视频教程 怎么用算式来计算股票涨跌 一路一带概念股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