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科幻小說 > 四重分裂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他潛入了
    []

    :a6ksw最快更新!無廣告!

    p

    溫暖而明媚的陽光平等地照亮了整個自由之都,那些充盈在每個夜晚的混亂與黑暗早在幾小時前便已經按照慣例銷聲匿跡,昨夜那場小雨不但沖淡了每條巷子深處的血跡,還為這座城市帶來了能夠持續整整一個上午的清新空氣,那幾乎沒有誰會討厭的泥土味能讓任何一個作息正常者在推開窗子時精神為之一振。

    墨檀現在的精神就很振都快振成震動模式了

    盡管他在臨睡前例行于網絡上與某個一米五進行了數場交鋒,并在中期因為后者的攻勢例行翻了個倍且自己好死不死地犯了個病而一度手忙腳亂,幾乎被對方從七十多組應急地址后揪出來,以至于讓‘自己’破釜沉舟,以放棄了大量虛擬節點為代價進行主動人格轉換,最后才在眼瞅著就要完犢子的時候故布疑陣,憑借‘換家’這一喪心病狂的操作讓那個四眼平板投鼠忌器,終止了那氣勢洶洶的臨門一腳,但他仍舊感到十分愜意。

    這種游走在生死邊緣的刺激他從不討厭,甚至可以說是樂在其中。

    也正因為如此,就算因為剛剛進行了近乎于兩人份的計算量而導致大腦隱隱作痛,墨檀卻依然顯得精神抖擻,甚至還有閑心在‘潛入’過程中對某位身材姣好的女性進行了一番視奸。

    “科爾多瓦先生。”

    帶著一副金絲眼鏡,長相貌美而刻薄的暗精靈女管家微微皺了皺眉,對面前這位目光極具侵略性的人類小伙冷聲道“我本以為您是一位合格而體面的紳士,甚至已經做好了讓您提前脫離‘見習’身份的打算。”

    墨檀莞爾一笑,雙眼依然死死地盯著前者那傲人的上圍,無可挑剔地俯身向這位經歷過血擁,地位遠高于自己這種低等下人的女士行了一禮“希望您不要這么作,親的伊娃女士,這是我一生的請求。”

    暗精靈女管家伊娃·黑梔微微一楞,下意識地問了一句“為什么?”

    她沒法不好奇,因為從很久以前開始,莊園里像科爾多瓦這樣的‘臨時工’最大的愿望就是脫離見習身份,轉正成為不會每隔幾年就被遣散一次、酬勞也要翻上兩倍的正式傭人。

    有一個穩定的靠山、無需為生計所發愁、不用擔心自己在某一天隨隨便便地橫死街頭,很多并沒有什么本事,實力背景都比較普遍的人都希望能在自由之都得到這樣一份工作,而成為凱沃斯家族的正式傭人正是無數條渠道之一,而且能在這里穩定工作還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那就是倘若表現好的話,甚至有可能得到‘血擁’作為獎勵,讓自己的壽命大幅度延長,這個誘惑已經足以讓很多嫌自己命短的人為之瘋狂了。

    盡管覓血者這種特殊族群有著不少缺點,比如必須吸食鮮血才能維持生存,經常被人用有色眼鏡待等等,但比起能多活幾十乃至上百年的誘惑,這種副作用在很多人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何況這里還是堪稱整個大陸最為混亂的自由之都,是別說覓血者,就連亡靈法師、邪神信徒等存在都無需隱藏身份的自由之都,其代價就更顯得無足輕重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像凱沃斯家族這種在自由之都連三流勢力都算不上的存在,每年上門前來應聘希望能成為其中一員的人卻非常之多,就算只能從最低級的低等下人做起也沒啥怨言。

    不過就像之前所說的,這個以覓血者為核心組成的凱沃斯家族在自由之都就連三流勢力都算不上,麾下的產業加在一起也只有一個莊園和兩個工坊,所以自然用不到那么多人,哪怕是臨時工都用不了那么多,也就是說除非遇到特殊情況,這里每隔上年才會補充一批人手,而只有大概十分之一不到的人才能夠從‘見習’轉正,其中廚師、園丁之類的人比重最大,而普通傭人得到轉正機會的可能性就比較渺茫了,原因很簡單,就是門檻低、基數大。

    不過像伊娃·黑梔這種已經服侍了凱沃斯家族三百多年的女管家自然是有權利決定是否能讓一個見習傭人轉正這檔子小事的,事實上,面前這個名叫科爾多瓦的小伙子就很讓她好。

    雖然這個科爾多瓦只在這里工作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但他的行為卻是讓人挑不出半點毛病,比起那些只會在有人盯著時認真工作的小姑娘小伙子,每天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科爾多瓦儼然就是一個勞模,這個年輕人能夠井井有條地處理好任何安排給他的事情,不會遺漏任何一個似無足輕重,實際上也無足輕重的細節,而且還會在處理完分內之事后主動幫其他人分擔工作,在行為舉止方面,盡管能出來并未受過什么高級教育,卻也是彬彬有禮、一絲不茍,再加上他的外形基礎也很不錯,伊娃其實早在前兩天就決定舉薦他轉正了。

    但是今天

    【難道他中邪了?】

    伊娃女士有些困惑地著面前這位已經雙眸低垂的科爾多瓦,完全不明白這年輕人為什么要阻止自己舉薦他轉正。

    “如果是在一個月前,您剛才說的那些絕對會讓我欣喜若狂,伊娃女士。”

    墨檀輕嘆了口氣,將視線從對方那纖細的腰肢移到了自己身前那輛載滿了日用食材的小推車上,似是不易察覺地攥了攥拳頭,低聲道“但現在恐怕我已經沒辦法向最初那樣平靜地著您在這間宅邸中忙碌的身影了。”

    伊娃愣了一下,在女性特有的某種直覺下隱約產生了一些聯想,卻依然維持著冰冷生硬的表情,淡淡地問道“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科爾多瓦先生。”

    “可以理解,親的女士,畢竟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就算我有幸在未來得到血擁,終究也只會是您漫長生命中一個不值一提的過客。”

    墨檀凄然地笑了笑,用他那因為過度用力而指節有些泛白的雙手緊緊握住了小推車,一邊重新向廚房的邁開了步伐,一邊頭也不回地說道“我會在一個月后主動請辭,與您同在一個屋檐下的這段時光,將會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珍寶。”

    盡管他這番話說得十分模棱兩可,但智商情商都不算低的女仆長依然在呆滯了幾秒種后反應了過來,下意識地對前者那已經走出了數米的背影喚了一聲“科爾多瓦先生”

    ‘科爾多瓦’那僵硬的腳步信息量極大地頓了半秒,終究還是一言未發地拐過了庭院中央的小噴泉,消失在了那片朦朧的氤氳后。

    暗精靈的平均年齡是一千兩百歲,人類的話,就算接受血擁成為了覓血者,充其量也只能多活三倍的壽命,也就是平均二百四十歲而已,甚至還沒有伊娃至今為止所經歷的歲月漫長。

    不知為何,突然想到了這一點的伊娃·黑梔產生了一股沖動,那就是立刻追上那個按理說應該并沒有跟自己打過幾次照面或者說自己覺得兩者并沒有打過幾次照面的年輕人,讓他把話說個明白!

    但她終究還是沒有這么做,只是在原地沉默了良久后面色復雜地搖了搖頭,重新去做自己該做的工作了。

    同一時間

    “呵,沒有追過來么,也好,那個老處女要是真跟過來的話,事情反而會變得有些麻煩呢”

    墨檀嫻熟地將木板車上的食材搬到廚房,輕笑著喃喃了一句,一邊隨手打開消息欄,對聊天框中的某人發了一串亂碼。

    ‘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垃圾!剛才是不是被嚇成傻辶了?!哈哈哈哈,要不是本小姐高抬貴手,你個臭肥宅現在已經被條子壓到監獄里給人家玩屁股了吧!’

    對方的回復也是極快。

    ‘呵’

    墨檀言簡意賅地給雙葉回了一個字,然后便直接將其屏蔽了,具體內容基本可以解析為‘呵呵,傻娘們你直到最后才發現自己中了陷阱,要不是運氣好及時收手早就被老子全網曝光了,現在還有臉擱爹面前裝辶呢?’。

    雖然擴展性比較強,但這確實是墨檀用一個‘呵’字想要表達的內容,也是雙葉從這個‘呵’字里解讀出來的內容,事實上,后者本就是因為擔心對方昨晚忽然‘大意’而漏出的破綻其實是陷阱,最后懸崖勒馬停止攻勢的時候冷汗可沒少流。

    盡管如果她當時沒有‘明智’地選擇懸崖勒馬的話,這會兒墨檀真有可能已經被送進監獄被人家玩屁股了。

    總而言之,截止到剛才為之,兩人在消息欄中已經互噴了近兩個小時,沒錯,包括墨檀跟伊娃女士撩騷的時候,他們之間那文明和諧誠信友善敬業自由的問候就沒停過。

    結果也跟以前一樣,盡管這倆人都在彼此之間的唇槍舌劍中夾雜了巨額的試探與反試探,但大體上都還是一無所獲。

    至少起來是這樣的

    【呼,且不去管那個死平板,還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

    跟在廚房打醬油的矮人學徒工告別后,墨檀剛推著小車離開,就見一個身材敦實、相貌平平、個頭不高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地向這邊走來,連忙低頭行禮道“家主。”

    “哈哈,別這么拘謹,隨意些隨意些。”

    膚色白皙到與畫風不太相符的中年人咧嘴一笑,用力拍了拍墨檀的肩膀,沖他擠了擠眉毛“廚房還有吃的不?”

    來者并不是別人,正是這座莊園現在的主人,凱沃斯家族的現任族長,蕾莎·凱沃斯的親舅舅,在某個月黑風高的夜里嫩死了前任家主費澤倫·凱沃斯及其夫人的大牛辶——克雷伯·凱沃斯。

    正如蕾莎所言,他這位喪盡天良的舅舅上去并沒有什么架子,哪怕變成了家主,上去仍舊跟個伙夫似的,嗓門大的險些把墨檀震個跟頭。

    “廚房還有吃的!家主!”

    墨檀也扯著嗓子以不亞于克雷伯的氣勢喊道,把后者震得腦袋嗡嗡直響。

    “好小子。”

    克雷伯·凱沃斯咂了咂嘴,沖墨檀點了點頭“忙你的去吧,我進去找點兒肉吃。”

    然后就揉著耳根子跑廚房去了。

    “您慢走。”

    墨檀俯身對克雷伯的背影行了一禮,直到后者胡亂揮了揮手后才直起身來,目送這位家主大人鉆進了廚房,嘴角翹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

    游戲時間a12:31

    自由之都,福音區,太陽教派小禮拜堂,告解室

    “您好,我愿意做您的傾聽者,并向偉大的神祇祈求,請祂寬恕您的罪行~”

    輕柔的聲音從木板對面傳來,悅耳的聲線沁人心扉,讓坐在椅子上的年輕男子露出了一抹微笑。

    “我不認為自己有什么值得被寬恕的罪行。”

    科爾·舒倫樂呵呵地仰在椅子上,慵懶地舒展了一下身軀“好久不見,小艾,能再聽到你的聲音感覺真好。”

    木板另一邊的少女沉默了幾秒鐘,才有些不悅地輕哼道“很顯然,這位先生,您并非像剛才說的那樣沒有犯下任何罪行,這么久都不來望自己的朋友絕對是一件大錯事。”

    “嗯,您說得對~”

    科爾一邊用藏在袖口處的短刃修剪著指甲,一邊笑盈盈地問道“那么,神會原諒我的罪孽嗎?”

    “神才懶得管你!”

    小艾撇了撇嘴,然后忽然吃吃地笑了起來“不過我倒是可以原諒你就是了,好久不見,科爾,你聽起來氣色不錯。”

    后者微微頷首,面色發苦地抱怨道“就是太累了點兒,如果你知道先生都讓我做了些什么的話一定會同情到落淚的。”

    “你比之前油嘴滑舌多了。”

    少女翻了個小小的白眼,促狹道“反正是你自愿的,工作多是先生器重你的表現。”

    “少來,先生明明更器重你。”

    “才沒有。”

    “是真的。”

    “誰說的?”

    “先生親口跟我說的。”

    “誒?”

    第六百六十九章終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易投配资 麻友圈贵阳捉鸡麻将 上海股票配资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查 快三走势图内蒙古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 四人打麻将下载 新手麻将教学 下载武汉麻将 四川欢乐麻将血战到 大庆52麻将最新版本下载 天天福建麻将 微乐捉鸡麻将 盈易点配资 恒牛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