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都市小說 > 神秘老公惹不起 > 第二十二章 作品如何?
    su

    摘下墨鏡,眼神劃過一絲滿意的神色“我家是窮,可是架不住我有個有錢的閨蜜啊~”

    江小北滿是艷羨的沖她豎起拇指,而后好似想起什么“清音若是知道您回來了,一定很高興,雖說您不是她的恩師,但是也好歹指點過她幾次,您看明天的宴會……”

    su

    沒好氣的點了點她的額頭,“你自己的事情還沒解決呢,就想著拉著別人出人頭地,你也不想想她可是沈氏的千金,哪兒看的上你這點示好。”

    “您別這么說,清音不是這樣的人……”江小北摸了摸額頭,低聲道。

    su

    本就做了一天的飛機,哪兒還有心思跟她攀扯這些。她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行李拿進去都給我滾,在我睡醒之前,誰也別來打擾我。”

    “是。”江小北趕忙指揮凌寒收拾妥當后,兩人這才離開。

    回程的路上,凌寒見她心情輕松了不少,總算松了口氣“你放心,師傅做事有分寸,這次你被人算計,她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的。”

    “我自然知道,我只是可憐那些嘲笑我的人,”江小北搖下車窗,雨后微風帶著道路兩旁植被的香氣迎面撲來。

    凌寒回想起昨晚su

    的那通遠洋電話,唇角輕勾“那倒是……”

    ……

    第二天,江小北是被一陣門鈴聲吵醒的,她揉了揉眼睛不耐煩的走出臥室,就看到凌寒帶著三兩個看著像是造型師的人走了進來。

    “凌寒,你想死嗎?”

    江小北有起床氣的毛病跟su

    是如出一轍,他要不是臨危受命,絕對不敢來打擾她的清夢。

    “受人之托……”他聳了聳肩指揮著身后的人“她就交給你們了,給你們三個小時……”

    江小北看著靠近的眾人,踉蹌著倒退兩步“凌寒,你這是要逼婚嗎?”

    凌寒嘴角微不可及的抽了抽,冷聲命令道“還不抓緊時間!”

    ……

    江小北在國外深造的時候,就不止一次跟著su

    混跡各大時裝周的走秀,是以對那些華麗的禮服早已見怪不怪。只是眼前的這件卻不同,這是她的第一件作品,也是su

    在國外的品牌公司周年慶典時候第一次給她主秀展出的禮服。

    她沒想到su

    為了她,竟然會給她帶來這么的驚喜。

    臥室門被打開,凌寒轉過身,眼神中的驚艷一閃而逝。

    江小北本就生的清麗,又帶著南方女孩特有的纖細美,她又生的白,大紅色的禮服襯托的她肌膚更加白皙,而裙擺以魚尾式樣的設計,更是顯得她身姿妖嬈。

    舉手投足間都帶著女人特有的美,而這種美猶如帶刺的玫瑰,機具侵略性!

    江小北有些不習慣這樣矚目的自己,她轉過身手足無措的看著凌寒“這樣是不是太高調了點?”

    “挺好的。”凌寒走上前拿起一旁的耳環親自替她戴上,此情此景在國外經常上演,畢竟凌寒也是設計師,替模特搭配首飾在正常不過,只是落在不知情的外人眼里,只以為兩人是好事將近。

    “凌先生跟就江小姐真是恩愛。”

    “啊?不是……”

    “走吧,我們快來不及了。”凌寒打斷她的話,拉著她往外走。

    “我穿成這樣,你要帶我去哪兒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

    待車子停穩后,江小北這才知道眼前的會場正是她前天參賽的比賽場地。

    “凌寒,你到底想干什么?”

    待兩人走出電梯后,凌寒拉著她走進休息室內,扶住她的肩膀認真道“待會兒有一場走秀,是師傅回國后帶著作品的第一次作品展示,而你還是跟“sec

    et ga

    de

    ”那年慶典一樣,是這場走秀的主秀作品,不過走秀的模特是你本人。”

    “你說什么?!”江小北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凌寒深吸了口氣才道“師傅說過,與其白費口舌去解釋澄清,不如拿實力說話,你這件禮服國內的名媛、甚至是當紅女星一直都趨之若鶩,若是公布你是這件禮服的設計師,相信你抄襲的傳聞自然不攻自破。”

    江小北好容易才消化了他的話,可伴隨而來的卻是第一次走秀的緊張感。

    “別怕,你跟著師傅看過那么多次秀,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重要的是作品展示,你走的多難看沒人在乎。”

    江小北額角青筋逐漸迭起,她咬了咬牙瞪了他一眼“夠了,你給我出去盯著場子,到我了跟我說。”

    凌寒見此,這才松了口氣,又安慰了她幾句,這才轉身離開。

    su

    正跟顧微安寒暄,見凌寒走了出來,沖他招了招手“她準備的怎么樣?”

    “一切妥當。”

    “嗯,很好。”su

    剛要伸手捏他的臉,就被他躲開。

    凌寒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一旁的顧微安“師傅,您自重……”

    “噗嗤……”顧微安忍不住笑出聲,“我說你這個徒弟怎么跟我那個外甥如出一轍啊?都老氣橫秋,無趣的很。”

    “你這么一說,我倒還真的想見識一下,別不是凌寒失散多年的兄弟。”

    “喏,這不是來了。”顧微安抬手示意。凌寒順著她的視線望去,頓時臉色微變。

    顧南辰自然也看到了他,“姑姑,這位是……”

    顧微安揚了揚下巴得意道“這可是你姑姑我最好的閨蜜,米蘭時尚圈頂尖設計師su

    。”

    顧南辰聞言,微微躬身“久仰。”

    su

    眉峰輕佻,眼神在凌寒跟顧南辰之間劃過,意思不言而喻。

    “對了,小北是她的關門弟子,你還不知道吧?”顧微安適時開口,打斷了su

    的“臆想”。

    “他認識小北?”

    “見過幾次。”顧南辰淡淡道。

    “那挺好,今晚可是小北的主場,我聽說顧氏集團旗下也有經營自己的服裝品牌,不如一起看看小北的作品如何?”

    center css"stenac"最新網址xcenter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江西彩票十一选五 广东11选5历史开 上海11选五推荐号码 天津麻将怎么玩龙 北京快三奖金表 浙江体育彩票6十1 规则 股票行情怎么看是升还是跌 20选8开奖结果36期 重庆快乐十分钟走势图 南平股指期货配资 王者捕鱼破解版在哪下 九游游戏中心2016旧版本下载 天津快乐10分开奖查询一定牛 广东11选5任选基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深海捕鱼千炮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