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科幻小說 > 陰陽師之式神別哭 > 第177章 孤獨
    初春的空氣中,帶著一種淡淡的清香。

    身穿牛仔褲和衛衣的陳厭,可以感覺到空氣中的涼風,不停的從袖口領口吹進身體里。

    此刻幼兒園的宿舍,已經不是原來的模樣了。

    不過其他的地方,還是沒有改變。

    依然破爛不堪,卻也不會隨便倒掉。

    大家就這么得過且過。

    只要不倒,那么就不會有人去在意。

    更何況,現在的清河小鎮還處于危險之中,大家也都閉門不出,害怕游蕩在世間的鬼怪。

    所以,就更沒有人去在意幼兒園里的那些雜事了。

    陳厭在幼兒園里走了一圈。

    物是人非。

    曾經自己帶過的小孩,已經有一些畢業了。

    剩下的,也都不能來了。

    既然已經沒人了,陳厭就獨自去了小梅老師的家里看了一下。

    畢竟在陳厭之前,小梅老師是清河小鎮里的老師。

    如果不是螢草和座敷童子兩個人,以及吃小孩風波的話。

    或許直到現在,小梅老師依然還會是清河小鎮幼兒園里的老師,而陳厭可能會從事一些其他的行業。

    陳厭到小梅老師的家中的時候,小梅老師正抱著自己的小孩,唱著搖籃曲。

    聲音很輕。

    小孩子睡的也很安詳,臉上帶著笑意,似乎做了什么美夢一樣。

    開門的是小梅老師的丈夫。

    自從姑獲鳥的事情之后,小梅老師的丈夫就在離清河小鎮很近的地方,找了一個工作。

    每天都會回到清河小鎮陪著自己的妻兒。

    “是陳厭啊。”

    “嗯,小梅老師在嗎?”

    陳厭問道。

    “在,請進來吧。”

    小梅老師的丈夫將門打開,讓陳厭進去了。

    不過陳厭進去之后,小梅老師的丈夫,又快速的將門關上了。

    現在的人們,已經對鬼怪有了一種恐懼感。

    即使是在白天,只要能不出門的話,大家都會盡量不出門。

    在家的時候,也會將門窗緊閉。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沒有人希望莫名其妙的死去,更可況還是被鬼怪吃掉的那種死法。

    小梅老師家的院子里,有一口大水缸,是用來蓄水用的。

    此刻水缸里面的水是滿的。

    小梅老師正在院子里曬太陽,在還有一絲寒意的初春,陽光無疑是非常寶貴的。

    “陳厭,你來了?”

    “嗯,小梅老師,你們最近還好嗎?”

    “挺好的,我們沒事。外面的世界不平安,陳厭你還是少出門的好。”

    小梅老師看著陳厭,向她說道。

    “小梅老師,沒事,白天的時候,那些東西不敢出來。我來只是突然想看看你了。”

    小梅老師的丈夫,去給陳厭倒了一杯水。

    陳厭接過水,喝了起來。

    “陳厭,為什么突然想見我啊?”

    “清河小鎮的幼兒園,現在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那些小孩都留在了自己的家里。這讓我有些不習慣,所以才想來看看你的。”

    “當初我離開幼兒園的時候,和你一樣,都有些不習慣。不過時間一長,也就釋懷了。人嘛,不過都是活著。”

    小梅老師看著懷里的小孩,向陳厭說到。

    小孩臉上的笑容和小梅老師的是一樣的。

    是那種淺淺的,很滿足的笑容。

    顯然現在他們都已經獲得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或者說是他們已經向生活妥協。

    然后,得到了一個平靜的生活。

    就結局而言,這兩者并沒有太大的區別。

    只是有些人從來都不會向生活妥協,他們放不下,也不可能放下某種執念。

    所以一直都在抗爭,掙扎,以及抵抗。

    以至筋疲力盡,傷痕累累!

    “小梅老師,我走了……”

    陳厭有些失落,但是也只能離開了。

    小梅老師不像自己,她有一個好丈夫,也有一個彼此依賴的兒子。

    而陳厭,只是孤身一人,甚至連父母都沒有了。

    她能依賴的人,能寄托情感的人,一個也沒有。

    陳北北只是一個哥哥。

    雖然他也照顧自己,并且對自己十分的疼愛。

    可是,那也只是哥哥啊。

    ……

    回到家時,正是黃昏。

    太陽掛在西山之上,將落未落,已經很久了。

    整個天地間,都是一片紅彤彤的。

    朦朧的感覺,讓人有一種虛幻的不真實感。

    院子里的老槐樹,在夕陽下靜靜的立著。

    樹葉偶爾動一下,證明著它還未死亡。

    綠色的樹葉。

    在陳厭瞇起眼睛的時候,也變成了和夕陽一樣的顏色。

    紅彤彤,昏沉沉!

    食夢貘的小屋,就在院墻的西腳下。

    是一個一米多高,兩米長,一米五寬的小屋子,也可以說是一個大籠子。

    唯一的區別就是,籠子會關住里面的東西。

    而食夢貘住的地方,有一扇可以自由打開的門。

    從這里來看,食夢貘住的地方,是更接近人類的房子的。

    畢竟都是自由的。

    而不是強迫關在里面的。

    可以自由進出的居住地方,叫做房子。

    圈禁別人的東西,即使再大,就算是一棟別墅,一座城堡,或者是一個王國。

    在某種意義上,也是和關住小鳥的籠子是一樣的。

    ……

    這個時候,陳北北不知道去哪里了。

    所以家中只有陳厭一個人。

    天還沒有黑,食夢貘在自己的小屋中睡覺。她要等到天黑之后,才會出去。

    至于其他的妖怪,似乎也不在家中。

    整個房子,都陷入了一片寂靜之中。

    在昏黃的夕陽下,陳厭的影子被拉的很長。從門口,一直印到了墻上。

    陳厭搬了個椅子,坐在院子里。

    一個人的時候,雖然會比較孤獨,但是也會有一些好處。

    那就是安靜。

    安靜的時候,人們可以思考更多的東西。

    也可以好好的讓自己休息一下。

    陳厭靠在椅子上,將身體徹底放松,閉著眼睛,向著太陽看去。

    是一片血紅色。

    陳厭將眼睛打開,血紅色淡去,留下的是一片昏黃,是夕陽的顏色。

    陳厭就這個坐在,什么也沒想。

    即使是看到了夕陽,看到了院子,看到了老槐樹。

    那也只是看到了。

    它們只是它們。

    其他的什么也不是。

    沒有感覺,也沒有附加在上面的某種情緒,甚至連關于它們曾經的有關的事情也沒有想。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在這樣的時候。

    陳厭會覺的一切都沒有意義,連生命也是如此。

    因為陳厭還有很多東西沒有想通。

    那些關于人的問題。

    沒有人都會想,但是有些問題卻是沒有答案的。

    正是那些沒有答案的問題,讓陳厭覺的一切都是無意義的。

    這種無意義是消極的。

    陳厭明白。

    可是,卻一直都沒有辦法去擺脫這種感覺。

    “陳厭小主人。”

    食夢貘輕柔的聲音響起,帶著一絲羞澀。

    雖然現在食夢貘已經和陳厭成了好朋友,但是還是會在說話的時候,有些害羞。

    食夢貘說話的聲音是很小的。

    不管是和誰說話,都是如此,這大概是沒有辦法改變的了。

    畢竟食夢貘已經長大了,不是小妖怪了。

    這些養成的習慣,幾乎也已經定型了。再想去改變,除非付出極大的努力。

    黃色的云,在天空上緩緩飄著。

    老槐樹的樹葉一直都是靜止不動的,好像沒有一絲風一樣。

    不過云,卻是真的動了。

    食夢貘的聲音,將陳厭從思緒中拉了回來。

    陳厭將半瞇著的眼睛睜開,天上的云,停止了飄動。老槐樹的葉子,嘩啦啦的響了起來。

    天空中,一個紅色的塑料袋被風吹的忽高忽低,卻一直沒有落下來。

    “食夢貘,怎么了?”

    陳厭問道。

    “剛才陳厭小主人,好像陷入了夢境。現在還是白天,陳厭小主人如果困了的話,請到房間里面去吧。外面比較冷,小心著涼。”

    食夢貘看著陳厭,低聲說道。

    人在沒有睡著的時候,也是可以陷入夢境的。

    就像陳厭剛才那樣,將身體完全放松。

    然后什么都不去想。

    將一切都交給自己的身體和大腦,讓它們操縱著一切。

    “食夢貘,謝謝你。我現在還不困,你知道陳北北他們去哪里了嗎?”

    陳厭問道。

    這個時候,陳厭已經完全清醒了過來。

    所以說話的時候,聲音也比較清晰。

    “陳厭小主人,剛才我一直都在睡覺。主人是什么時候離開的,我并不知道。不過主人好像是說去找般若。”

    食夢貘走到陳厭的身邊,緩緩說道。

    般若。

    即惡鬼!

    陳北北現在帶著自己的式神,還有從川平柚木拜托他照顧的犬神。

    只是一只般若的話,還是沒有必要害怕的。

    至少不會被般若給欺負到。

    不過能不能找到般若,這是一個問題。

    畢竟這樣長時間了,般若都沒有在陳北北他們面前現身過。

    即使是看到了,也很難發覺是她。

    陳厭對般若也是有一些了解的,不過都是陳北北告訴她的。

    一直跟著陳北北。

    對于一些鬼怪,陳厭也已經很熟悉了。

    所以聽到陳北北去找般若了,心里還是有一點擔心的。

    雖然現在清河小鎮還沒有發生死人的事情。

    鬼怪們還沒有開始動手。

    但是,在落櫻城和其它的地方,卻已經開始了。

    這一切或許是因為陳北北的存在。

    酒吞童子不想在自己實力恢復之后,和陰陽師扯上關系,畢竟那樣會很麻煩。

    所以才沒有讓自己的手下,在清河小鎮里傷害人類。

    現在如果陳北北親自早上門去的話。

    那么酒吞童子或許就不會繼續忍耐了。

    畢竟不管如何,陰陽師都已經出手了。酒吞童子繼續躲藏似乎也就沒有意義了。

    “食夢貘,你知道般若在哪里嗎?”

    陳厭看著食夢貘,向她問道。

    “不知道。”

    食夢貘回答道。

    之前的時候,食夢貘雖然已經見過了般若。

    不過并沒有跟般若一起投靠酒吞童子,所以現在還不知道般若所在的位置。

    “那好吧,你現在要出去了嗎?”

    “嗯,天已經快黑了。”

    食夢貘的話音剛落,太陽的最后一束光線,也消失了。

    太陽落山,天也就黑了。

    月亮的光線,從東邊的方向灑下,帶著一絲涼意。

    “那你走吧,如果看到陳北北他們,叫他們快點回家。”

    “嗯,陳厭小主人,那我走了。”

    食夢貘說完,就從院子里走了出去,然后用長長的鼻子,將門關上了。

    陳厭一個人坐在椅子上。

    雖然這個時候,已經天黑了,但是陳厭還是沒有去開燈。

    借著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地面上有積水的地方,格外的明亮,反射著銀白色的光線。

    槐樹也好,食夢貘的小屋也好,都變成了漆黑,模糊的黑影。

    樹葉擺動的時候。

    老槐樹投在墻壁上的影子,也會跟著動起來。

    張牙舞爪,就像一只厲鬼。

    深夜的時候。

    陳北北總算帶著式神們回來了,走在陳北北前面的是犬神,站在陳北北左右兩邊的是雪女和姑獲鳥。

    其他的式神們都跟在了陳北北的身后。

    “陳厭,坐在這里干嘛呢?”

    陳北北問道。

    剛剛回家的陳北北,就看到了坐在正堂門口的陳厭。

    陳厭翹著二郎腿,看著陳北北,面無表情“陳北北,你死出去干什么了?”

    “我去找般若了,她是酒吞童子手下的四大鬼怪之一。而且是一只喜歡殘害人類的惡鬼。我想先除掉她。”

    陳北北回答道。

    “你除掉般若?你用什么去打敗她?你自己不是也知道,般若在一千年前,就已經跟著酒吞童子了嗎?這樣一只活了這樣長時間的惡鬼,你覺的你真的可以打敗她嗎?”

    陳厭有些激動,說話的時候,身體有些顫抖。

    “我有犬神幫助,還有童子切安綱。或許可以打敗她吧。”

    “呵,你和她交手過?清楚她的實力?”

    “這個……”

    陳北北雖然知道般若的故事,也知道般若是什么東西。

    不過確實沒有和般若交手過。

    至于般若的實力,更是不清楚了。

    畢竟自己手下式神的實力,陳北北都不能準確把握,只能依靠系統設定的面板數值來猜測,更何況還是沒有真正遇到過的般若呢?

    “沒有把握的事,我不許你做!”

    陳厭看著陳北北,認真的說道。

    本章完

    center css"stenac"最新網址xcenter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经典单机四人麻将 pc蛋蛋下载 豪利棋牌官网app下载 一上海快三 甘肃11选5前三直遗漏 快3今日推荐 老*开奖结果3 广东好彩1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易股通配资 11选5黄金一胆 2019开开奖记录 优乐麻将为什么打不开 吉林吉祥麻将 江西11选5技巧任6拖胆 浙江11选五5 期货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