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其他小說 > 謀殺回憶 > 第二十五章,完美犯罪
    今天下午的課快要開始了,我還躺在床上,我只是想知道美岱是否會來叫我。

    “吳煙,你醒了嗎?快上課了,美岱已經走了。”羅伊走到我床邊,小聲地問我。

    我坐起身,令我沒有想到的,羅伊她早就收拾好了,她卻等著我。我出門的時候,她走到我身邊和我并肩行走。

    我們到教室的時候,已經快上課了,教室里坐滿了同學,我們進教室的時候,他們看著我們,我看見美岱看著我之后,她很快將頭低下了,我看見宋稚宇的座位還是空的,我看李黎的方向,我看著她的時候,她也看著我,她的眼睛很紅。

    我走到我的位置上坐下,我傍邊的男同學立刻攏過來和我說話“我們都聽說了,李黎是不是打你了。”

    我還沒有說話,羅伊開口了“你們聽誰說的?”

    “我們男生這邊都傳開了,還有你爸媽真的離婚了嗎?你真的6歲還尿褲子嗎?”另一個男生問我。

    我依舊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我們的生物老師走了進來,同學們立馬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我們生物老師看了一下我們所有人都到齊之后,開始講課。他一開口,我側邊的男生立刻小聲地問我問題,老師一不說話,他便也不說話了。

    “吳煙,聽說李黎扇了你一巴掌?”

    我搖頭,表示沒有。

    “沒事的,被扇巴掌沒有什么丟臉的。她真的扇你一巴掌了嗎?”

    我覺得他很傻,我沒有給他任何的回復,看著講臺上的生物老師,他覺得失去了樂趣,于是閉嘴了。

    生物課快結束的時候,老師看了一樣掛在墻上的鐘表。

    “好了,現在按要求給你們看一個視頻。”話說完,生物老師把白板打開,連接上網絡,進入一個網站,點擊了一個觀看人數最多的視頻。

    視頻中是一個年過三十的男人,他有個外號閻。他是一個無期徒刑罪犯,罪犯之前他曾是最年輕的犯罪心理研究方面的專家,現在他在監獄,可時常活躍于網絡,犯罪分子、恐怖集團將他視為神。

    他最早的時候,25歲,年少有為,卻用十分殘忍的手段殺害了自己的母親,當是此案轟動一時,可調查一直沒有任何頭緒,警方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他母親是被誰殺害的,一個星期后,他突然主動自首,他告訴警方是他殺害了他的母親。

    面對記者的鏡頭,他平靜地講述整個犯罪過程。

    當記者問道為什么要殺害他母親時,他只是說“沒有原因,我不過好奇是否真的存在所謂的完美犯罪,我不過是想做一個實驗。我沒有其他更好的人選,我做什么,母親總是支持的,我想她在天堂也一定會理解我,她是我的實驗品,不過她的貢獻是巨大的,她證明了有所謂的完美犯罪。”

    “你愛你的母親嗎?”記者問他。

    “我當然愛我的母親,沒有人比我愛她。”他說這話的時候是微笑著的,他的眼睛里滿是真誠,說完這話后,他就被警方帶走了。

    他把他的整個犯罪的行為視為一場實驗,他沒有因為他的罪行感到懺悔,而是覺得很驕傲,認為這是一個偉大的發現。他的做法讓人憤怒,受到強烈地譴責。

    最后法律判他無期徒刑,他的自由將會被收回,他的靈魂永不得安寧。

    以上已經是十年前的事,十年足夠人們慢慢淡忘以上事件所帶來的恐懼。

    可就在這個暑假中旬,我市突然發生了一起弒母案,警方也基于沒有證據,無法結案。最后殺害母親的女孩自首了。當警方要她敘述整個犯罪過程的時候,女孩她表示要見閻,見到閻之后,她就講述她整個犯罪的過程。

    在警方的安排下,女孩和閻見面了。

    他們見面的那個視頻我是看過的,他們雙方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彼此,他們好像在交換某種信息、某種使命、某種信仰。

    視頻的最后女孩咬舌自盡。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閻竟講述了女孩的整個犯罪過程,他說是那個女孩告訴他的,可他不愿說出女孩殺害她母親的原因。

    閻表示“女孩要我保密,所以我不能說。死者為大,我不敢違背她的意愿”他說這話的時候,也是笑著的,那笑沒有任何的含義,只是簡單的一個笑,就是我們普通人講話時,習慣性的微笑。

    這個視頻中的閻和上個視頻中的閻一樣,身著一套黑白條紋的囚服,他坐在一張很大的辦公桌后面,雙手合十的放在桌子上,他的手上帶著手銬,臉上帶著講話時,習慣性的微笑。

    他的對面坐著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他是著名的刑偵方面的專家,他穿著一身西裝,他的年紀應該和閻相似,三十歲出頭。

    “你說你知道梧桐一中連環殺人案的兇手?”那個高大的男人率先開口,可他說話的時候沒有看著閻,他一臉輕視、冷漠。

    “哎,才兩起殺人案,怎么可以說是連環殺人了?”閻一臉笑容,他到看著那個男子,一臉認真。

    “小子,你要知道你并不是以自由人的身份和我說話,我沒有空聽你廢話。”男子看著閻,他的眼神依舊滿是輕蔑。

    “我不是自由人的話,那我”閻的話還沒有說完,男子一腳把閻的椅子踢翻,閻重重地砸在地上。

    “看來你小子還是不太懂。”男子一把抓起閻,他一拳重重地打在閻地肚子上,又將閻重重地砸在墻上。

    閻隨著墻壁滑坐在地上,他的嘴里流出了血,可他依舊是笑著的。

    那個男人又一把抓起了他,閻很瘦,他被男子按在墻上。

    “小子,看來你是沒有什么要說的,只是找打罷了。”又重重一拳打在閻肚子上。

    “你別急啊,你靠近一點我告訴你啊,直接告訴你誰是兇手?你們趕快抓他進來陪我。”閻的臉上,依舊堆滿笑容。

    男子遲疑了一會,慢慢地靠近了身子,閻示意他扭頭將耳朵湊過去。

    “啊!”男子一聲尖叫,他將閻重重地摔在地上,他捂著他的耳朵,鮮血從指縫流出,染紅了他整只手,閻咬了他的耳朵!

    審訊室的門開了,進來的人把男子帶走,把躺在地上的閻拉起來綁在椅子上。

    “兇手啊,一個天才。連環殺人,下一個死的人是誰!誰是下一個要死去的人啊!”他大笑著,他的話好像還沒有說完,一個警官用警棍將他打暈過去,把他帶走了。

    center css"stenac"最新網址xcenter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类似辉煌棋牌的app 三分pk10稳赚技巧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 最新财神捕鱼游戏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规则 至尊彩大发快3 内蒙古十一选五一定 先锋新兴市场股票指数基金 捕鱼齐天大圣游戏 大众娱乐棋牌最新版 吉祥白城麻将下载 陕西省快乐十分 浙江20选5开奖号 2020香港最快结果 微乐大庆麻将官方下载 内蒙古快三彩票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