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穿越小說 > 明皇秘史 > 第二十六章 夜探莊妃1
    月上中天,謹身殿的御書房內,那股沉郁的氣氛快要把跪在地上的劉千總憋死了。

    他身受重傷,未等修養就急急的來稟報,因為晚了小命百分百保不住了,早了至少給朱元璋一個盡職的形象,看在他這么凄慘的份上,說不定就放過他了。

    朱元璋臉色陰沉,陰冷的說道:“狗奴才,一幫飯桶,看個人都出大簍子,成事不足敗事有余,朕再問一遍,你確定沒有看錯人是皇太孫劫走了,而不是眼花了。”

    朱元璋看起來有些佝僂的身體在書案前,晃了幾個來回。

    “回陛下,千真萬確,事后奴才還回了衛所,看了每個親王的卷宗,雖然皇太孫殿下深居簡出,但是卷宗里的畫像與劫匪九分相似,劫匪親口自稱他就是皇太孫,奴才以項上人頭擔保,此事絕無虛假,在場的侍衛也能做證!”

    劉千總瑟瑟發抖的陳述了心團中措辭了幾百遍的奏言,一字不差的說出了口。

    “若真是他,他如何得知的此事,你去給我查媚娘是否還在萬花樓,拿上皇太孫的畫像,當時在場的人挨個問,若是有假,你們全都掉腦袋!”

    朱元璋怒火盈面,衰老的面容起了溝壑,好好的一個練功鼎爐快要到入口,又被自己的孫兒虎口奪食了,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

    “朕的好孫兒,你可真孝順,前腳奪了朕的龍位,后腳斷了朕的鼎爐,你要朕如何放得過你,如何放得過你。”

    幽幽的聲音在房間中回響。

    而莊寧道場,朱允文哪會知道他的皇爺爺又想念他深一些了。

    他躺在大床上,一屋子的大小美人,艷芳秀云給他按摩肩膀,小魚還有媚娘給他捶腿,惜惜去給他倒茶,大老爺般的生活讓他愜意死了,當然若不是旁邊有張小嘴一直喋喋不休的埋怨著的話,這日子給個神仙做也不換了。

    “行了,別吵了,不想當老幺是吧,那行,以后你就是老二了,永遠的老二,我的小魚才是那最可人的老幺,老幺有夫君大人疼,真是笨丫頭。”

    朱允文不耐煩的說道,正舒服的飄飄欲仙呢,偏偏有只麻雀在耳邊提醒他:“醒醒了,你尚在人間!”

    他就邪意的封了那個麻雀一個惹人非非的封號,小麻雀后來知道了,抱怨也無濟于事,誰叫她當時還太純了呢,后來只要一提老二,她自己就能想到那個東西,而且立刻就全身泛癢,媚眼如絲,徹徹底底的一個被朱允文調教成了個欲女。

    “壞蛋,你說過的,不準再把我往后排了,要不是我生的晚,我一定能排成大姐,現在就將就一下,老二也不錯,只比大姐小一點!”

    青雀是終于擺脫了姐妹排行最小而高興的笑。

    朱允文看著自己那里邪惡的笑。

    媚娘和秀芳姐妹都是掩嘴偷笑。

    小魚跟著別人莫名的笑。

    這時記惜惜端茶過來了,看著一屋子人都在傻笑,她嬌嗔道:“都傻了,一群女傻跟著男傻傻笑,壞蛋,是不是你又說什么葷話了。”

    本想找個對她一心一意兩情相悅的良人,誰知竟然是個八情相悅,以后說不定會更多,心里也是有些抱怨的。

    朱允文一看美人嗔怒了,忙吩咐青雀道:“老二,還不去給你大姐,搬椅子捏肩膀,小心你大姐怒了,相公我得把你休了,到時候可沒處哭鼻子。”

    “就你會調羞我們這些女人,青雀,來我們坐一塊,不要和那混蛋呆一塊,他呀就是一色胚。”

    惜惜對青雀招手道,也不把泡好的菊花茶端給朱允文了,和青雀兩人有滋有味的品嘗起來。

    她按年齡排最大,所以被封為大夫人。

    小魚第二,青雀第三,媚娘還有艷芳姐妹三,排好的名位的。

    “本色胚要睡覺了,你們誰來陪!”

    朱允文把手插進媚娘的抹胸中,五指輕輕的揉捏著那粒軟肉,大大的骰子一樣的在他指尖硬了起來。

    記惜惜一瞧這情景,鵝蛋般的面頰上了一層胭脂紅,晶瑩美目中一絲矜持,她笑罵:“壞蛋,給你三分顏色,你就敢開染坊,姐妹們,我們出去,難道你們真的想陪壞蛋在這荒唐的胡天胡地?”

    她鳳眼一掃屋內的所有女人,巧笑嫣然,風情萬種,但那股大夫人的鳳儀,還是讓青雀六人心中一凜,不知如何是好。

    青雀粉面含春的望著朱允文,貝齒輕咬嫣紅唇瓣,美目中帶著幾分火熱的看著那里,轉盼多情,嬌媚動人。

    朱允文色色的一挺大胯,早就聳立的龍槍,差點頂上正在低頭給他捶腿的小魚,他嘿嘿一笑道:“既然各位美人都愿意放棄蹂躪小人一夜,那下次再見可就要到半個月以后了,大好的機會就這么沒了,挺可惜的,本公子去辦正事了。”

    他游龍身法一閃,色手飛快的在六位美女抓過,大笑的出了繡樓!

    記惜惜盈盈笑道:“各位姐妹不會怪姐姐把相公放走了吧?”

    青雀搖了搖頭,妖媚道:“怎么會呢,是壞蛋相公想去偷香竊玉了,他哪有心思陪我們在這說笑,姐姐你不說他也會走的。”

    說道偷香竊玉,她腦中不由得出現一幅禁忌的畫面,雖然以前每夜朱允文都給她灌輸那種不倫念頭,但是真正想起來的時候,才覺得好刺激,特別是在姑姑的偷窺目光歡愛,每次都讓她忍不住快樂到。

    小魚還有媚娘三,均是搖了搖頭,自然也沒有什么意見了。

    隔壁,莊青霜正靜靜偷聽著妹妹房中,突然聽到朱允文大笑的話語,心中想道:“青霜到底要不要跟著她們一起到武昌呢,找個什么理由呢?”

    這一夜,美人又因為某人失眠了。

    朱允文運起游龍身法,御風從酒肆樓閣頂上掠過,一路穿過皇城南門午門直飛皇宮的文華殿。

    皇城內到處是關卡崗哨,全副盔甲的御林軍,來回巡防,守衛森嚴。

    朱允文閃雷一現化作銀光由這些甲士眼前流過,論身法等級,恐怕當今世上除了黑榜級的高手,沒人能瞧清楚這銀光是一個白衣人疾速穿空留下的殘影了。

    站在他名義上的父親朱標床前,朱允文快速的從懷中玉瓶內拿了一顆血紅的傀儡丸塞進面白無血的朱標口中,靜靜的等著藥丸起效。

    他心中賊笑道:“莊節岳父辦事效率就是快,一天時間就煉制出了百顆,朱標,算你有福了,若是再等些時日,就是神丹也救不了你。”

    慢慢的躺在床上死寂的朱標,手指節開始收縮,蒼白的枯手像個鬼爪一般握起,朱標迷茫的睜開眼睛,一覺睡了十幾天,全身的器官都是虛弱,他對著白衣如雪的朱允文道:“你是白無常?孤王現在是不是已經到了地府了?”

    朱允文樂滋滋道:“什么白無常,連自己兒子都忘了,本皇太孫好心把你這假死之人救活了,從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傀儡,記得,見到本公子要自稱奴才。”

    他上前一步就要為朱標輸點元氣,不然太子真的掛了,豈不浪費了太子身份,以前在皇城內不方便煉制傀儡丸,現在出去了,自然要多多利用下太子的身份,為自己在京城留下棋子!

    朱標蒼白干裂的嘴唇顫抖道:“你說什么,你個孽種,孤早就該一把掐死你,啊,痛,痛死了,孤的頭好痛!”

    朱標破口大罵,忽然大腦中一股劇痛,腦袋像要爆開了一樣,卻是傀儡丸的傀儡禁制發作了,這傀儡丸顧名思義,就是完全的服從主人的命令,就連死亡都不能自主決定了。

    人間的藥性太差,若是在天界,自然也是中級神丹級別的邪藥,這可是婬龍采花的必備品。

    朱允文從眉心中分出一道龍形靈識,落在朱標的腦中,又加道主奴契約,為了朱標能夠生機蓬勃,他還特意的給他輸了道帝王紫氣,讓他以后在群臣面前的賣相更好看些,多拉攏點勢力。

    朱允文做了這一切,拍拍手道:“今夜開始,你就本主人的奴仆,主人給你的命令就是拉攏朝中重臣,盡量獲得權勢,如果違抗我的命令,做出對不起主人的事情,你會每天活在頭痛欲裂的慘況中,不怕你不屈服,只要你能忍得住。”

    “孽種,你大逆不道,你不得好死,啊——啊。”朱標剛剛恢復生機的身體,痛的以頭撞地,滿臉血污。

    “嘿嘿,主人去照顧你的女人去了,慢慢在地上練鐵頭功吧!”

    朱允文滿面春風的向著翠竹苑行去。

    這夜月色清冷,秋風吹動翠竹苑的花草,月光傾瀉在翠竹苑內古色古香的樓閣,在磚石地面上投下片片黑影,空白地面上卻是熒光一片,不見人跡。

    翠竹苑的太監宮女們都安歇了,但他們的主人莊妃仍是孤枕難眠。

    自從朱允文出宮后,莊妃如同被斷了奶的孩子,悵然若失,夜夜如斯。

    這時粉色的寢殿中,貴妃牙床上,面頰緋紅的莊妃發出一聲羞赧的呻吟,水汪汪的鳳眼都朦朧起來,蔥白玉指緊緊的抓緊錦被緞面,的如同肉形葫蘆般的嬌軀輕輕發抖,深深的陷入意婬當中!

    莊妃腦中與女性矜持僵持不下,那種想要得到快樂卻又偏偏不敢去做的糾結,讓她深鎖恍如遠山般的黛眉,凝脂細白的鼻翼上都冒出了香汗。

    莊妃恍惚中好像看到朱允文青雀胸前那對挺翹的寶貝。

    誘惑像毒藥般頓時點燃了她心中的,她睫毛顫動,把自己幻想成青雀,幻想著朱允文碩大的手掌覆蓋在她胸前的感覺,貝齒輕咬,緩緩地用她潔白潤滑的素手寢衣,撫摸著那對極度渴望有人來褻玩的怒挺。

    越是深入越是不能自拔。

    嬌軀如同被萬只螞蟻爬過的瘙癢,讓她忍不住打開了雙腿,另一支素手,越過平坦光潔的。

    “啊,哦,——!”羞恥的呻吟聲從她豐潤的紅唇中吐出,吐露出主人的愉悅。

    朱允文穿過斑駁的黑影,敏捷的身子像猴子一般在庭院中滑過。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现在最火的理财平台 浙江麻将官方版 江西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麻将的玩法和规则 百变美人捕鱼游戏挂 大众麻将玩法 北京麻将单机 海南4+1彩票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r一上海一一 怎么在网络上赚钱 下载乐乐安徽麻将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 武汉星星麻将辅助 甘肃快3跨度和值走势图 一肖两码在哪里 追光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