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紅塵 > 修真小說 > 香艷后宮 > 第十章:說服艷女
    萍覺得頭一下亂了,眼前一片昏暗!但她又迅速地提起神來,要不然就會再次遭到踐踏。

    “不不不不你不能這樣”萍眼疾手快去搶照片,卻張勁的反應比她還要快。張勁手一縮,萍差點從床上摔下來。

    “剛才你沒動靜,我還不過癮,現在該是好好玩玩的時候了。”張勁順便一把抱住了她,并在萍的臉上來一個親吻。

    “畜生,你給我滾放開我!”萍雙手拼命推張勁。

    “我愛你到明天,從此不再”手機響起來了,張勁像彈簧一樣彈起來。他抓起電話,神情有緊張。

    喂

    “喂是周局長啊,你好你好!”張勁神情放松。

    “都是老朋友了,還叫什么局長,著不是見外了嗎?現在在哪兒呢,你是說今天來看我的嘛,順便搞教師職稱的問題的嘛。怎么到現在還不來啊?”電話那端的語氣平和。

    張勁說“老周啊,這次你得要幫我多弄兩個名額,我這些老師都是很不錯的。”

    “你放心,我會好好考慮你的!我什么時候對你不好了啊?”電話那端笑聲可親,儼然一個慈祥的、人情味很濃的領導。

    “你馬上上車,我在家等你!”周局長繼續說了一句。

    張勁說老朋友就是親切,這樣的朋友已經不多了!還是老周好!

    而另一邊,快樂的婚禮在火暴進行著,嚴明正高興地欣賞著這快樂的氛圍。看著漂亮的滿臉掛滿幸福的朋友的娘子,自己不由得很想妻子萍,要是萍沒有事情,嚴明一定要帶著萍去參加婚禮的。萍和嚴明的婚姻是鎮上的佳花,才子配佳人,這是公認的!

    “好!我馬上就去!”張勁高興地掛段電話,笑容可掬地走向萍。

    “我還想和你做一次呢!你真的很棒,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以前那些女人根本不叫女人,論身材論氣質論才華都和你相差很甚遠!哎,就是你已經嫁給那相貌平平的窮光蛋。”張勁將萍攬在懷抱里。

    “不要啊,不要啊!你不要這樣了,好不好?”萍掙扎著,語氣近似哀求。可要知道萍從來不會求任何人的。

    “寶貝,乖乖聽話,你有的好處的,現在機會不就來了嗎?只要你乖乖的聽話,以后有你的!”張盡說著,將那些凌亂的衣服遞給萍,還溫柔地給萍穿上,萍則全身還在顫抖著,雪白的身子身留著一些傷痕,看來張勁真很下流,萍一抓過衣服,又推了張勁一把,萍突然感覺到自己有氣無力的,萍竟然也不知道自己推得那么無力。看來真的剛剛被張勁整得把所有的體力都消耗完了。

    張勁則趁機將萍拉到懷抱里,手在萍那潔白的身體上揉搓起來,一邊低下頭去,開始吻萍的身體。此時萍想掙扎,但無濟于事,只能任憑這個可惡的混蛋、色狼在虎勢自己的身體。

    在張勁的挑逗下,萍有了一絲感覺,自己開始慌張起來。“你不要這樣好不好?別這樣我求你了好不好啊?”萍的手無力地晃動著。

    張勁則更瘋狂地**,一只手滑向豐滿的胸部,掠過雪白平坦的

    張勁瘋狂地摸著,這給萍的生理上帶來很大的刺激,但萍還是用自己堅韌的意志抵擋著。但剛剛結婚的人都是**望強烈的人,意志再怎么堅韌,也會有崩潰的時候,更何況張勁的‘技術’高明呢。

    “哎呀不要這樣好不好啊?”萍頭一次受到這種刺激,雙腿不由得夾緊,又松開,又夾緊。

    張勁突然起身,這給萍一個摸不著頭腦的感覺。按常例,張勁對不會放過萍的,一定會再次瘋狂的**。張站起來,微笑著穿好衣服。她走到客廳去,將萍所有的衣服都拿到臥室里去。

    “穿上吧!你和我已經有肌膚之親了,乖乖聽話。我不會虧待你的。剛才市局長汪洋來電話,叫我趕快去。看,這不是機會來了嗎?你這次一定評上中級職稱的,下次再給你濃個高級職稱”張勁哄小孩子似的對萍說著,手還伸過去給萍穿好衣服。此時的萍很平靜,她知道眼前這個領導不過是一個色情狂而已,總有一天她要讓張勁生死不如,此時要做的就是順從他。

    萍從那令她傷心斷腸的大床上下來,剛剛著地,就差點昏倒。

    “小心點!”張勁的話語很關心,他急忙過去扶了一把,手還特意在萍那豐滿的**上捏一下。萍一把甩開張勁的手,臉上很生氣的樣子,她頭一低,看見自己的的手上留下許多傷痕,心中不由得傷心害怕起來,更開始想到剛才自己穿衣服的時候,身體上到處都是傷痕這些傷痕不可能在幾天內消失的,最低也得半個月。萍越想越害怕。

    “這可怎么辦呢?要是老公看見了怎么辦?怎么說?”萍在心里想來想去,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

    “給,這個是專門給你準備的,還有這些錢是給你的!”這時候張勁看到萍呆呆的樣子,似乎猜到一半了。他從抽屜里那出一瓶約和一包錢遞給萍。萍猶豫著,不知道接不接受,接受了,這就意味著自己已經向這個無恥的色情狂妥協了,不接受就太便宜他了。萍想了想,還是身手去那過來了。

    “這才乖嘛!寶貝!”張勁得意地說。

    “走,我們出去吧,我馬上得去市局長家,你趕快回去吧!要是你老公知道你呆這么久,他會懷疑的,那小子可聰明的咯!”張勁拉開們,把萍讓出門,兩人來到院子里,張勁一按手中的遙控器,他那可愛的小別克車便‘嘟啊嘟啊’地叫起來。

    “我本來要送你的!但是不隨路,你打車回去吧,你也很累了。”張勁的笑容隱藏著無比的滿足與得意。‘嗚’的一聲,張勁開車出了院子的門。萍有氣無力、傷心地走出院子。院子的大門邊停著一兩出租車,司機伸出頭來東張西望的。見到萍,就叫了一聲說老師好,請上車,你不用擔心,這是張校長的安排。司機的語氣隨和,表情沒有一絲的惡意。萍則站立幾秒種,想一只傷勢很重的鳥兒一樣。評再環顧四周一下,他看見張勁的車停靠離門口不遠的一只標牌下,伸手示意讓萍就坐那車。萍精神頹唐、面無表情地走上車,她想張勁是不是又在葫蘆里下了什么藥呢!但此時的萍真的已經走不動了,像一個餓了三天三夜的孩子那樣,只得上車了。

    司機起動車子,出租車混入人群中
哈灵浙江游戏一好朋友一起 韩国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陕西十一选五专家推 个人期货配资合法吗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结果 免费下载麻将来了 河北*河北十一选五 贵阳捉鸡麻将取舍技 网络写作如何赚钱 招商证劵智远理财平台 网赚项目是什么 广东推倒胡麻将技巧 四人麻将赢钱 极速飞艇七码死公式 东方6+1app 真人血战到底麻将下载 河北快三和值跨度走势图